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巴黎前瞻:气候谈判桌上的集团博弈

巴黎前瞻:气候谈判桌上的集团博弈

29.11.2015
乔伊迪普•格普塔
 
巴黎气候大会即将开启,中外对话子网站印度气候对话主编乔伊迪普·格普塔分析了与会各国家集团的立场及主张。
 
图片来源:UNFCCC
 
在气候谈判中,各国并不是各自为政,而是以集团的形式并肩而战。这些集团往往是重叠的且不断变化的,了解他们的立场对巴黎气候大会的成败,即将全球各国推向能源经济转型的轨道,尤为重要。
 
以下为不同国家集团的立场和主张:
 
伞形集团:
 
伞形集团由发达国家和一些新兴经济体组成。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这样的碳排放大国。近年来,伞形集团坚持认为,为达到将全球温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国都应减少温室气体(GHG)的排放。除非中国承诺绝对减排,否则伞形集团国家将拒绝签署减排协议。此外,伞形集团还认为所有国家都应执行严格的减排报告和核算标准,并认为《京都议定书》不应把附件I国家(发达国家)和非附件I国家(发展中国家)区别对待,主张减排责任的分配应基于各国当前而非历史的排放水平。
 
欧盟集团:
 
欧盟一直以集团的形式参与气候谈判,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采取实际行动履行联合国公约的大型集团。但是由于波兰等国拖后腿,欧盟并没有做出进一步的减排承诺。一些人士认为,近期欧盟28国做出的承诺既没有彰显宏伟的减排雄心,也尚未达到科学依据下的减排目标。此外,由于缺乏透明度,以及将援助资金转而用于气候行动,欧盟在向新兴经济体国家提供快速启动基金方面的表现可谓一团糟。欧盟曾多次在非正式场合中表示,新兴经济体国家不仅应在2015年新的全球气候协议中做出减排承诺,还应在2020年新的全球协议正式生效前,为减排作出重大贡献。
 
基础四国(BASIC):
 
为应对不断增加的外界压力,巴西、南非、印度和中国四大发展中国家组成了基础四国集团。除印度外,其他三国的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均已达到世界中度甚至高度水平。近期,随着中国在去年主动提出温室气体排放的峰值年份预期,该集团其他成员国正面临着确定本国峰值年份预期的挑战。基础四国集团公开表示,发达国家需率先减排并为发展中国家采取减排行动提供必要的资金和技术支持。近年来,基础四国在气候谈判的许多重要方面都有着广泛的共同立场,但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各国的立场还存有一定的差异。基础四国主要致力于将公平原则和经济发展所需的碳排放空间等议题纳入2015年全球气候协议。但是在公平问题上,他们至今还未能提供任何操作指南。南非提出的“公平参考框架”方案,以及巴西提出的“同心圆”方案( 在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报告的基础上,以历史排放责任为基准的参照方案)至今未被其他两个成员国纳入讨论范围。目前,共同抵御来自发达国家和某些发展中国家集团提出的要求,已经成为基础四国最重要的凝聚力。
 
立场相近的发展中国家(LMDC):
 
立场相近的发展中国家(LMDC)是由33个发展中国家组成的集团,其结构较为松散。它在气候谈判中通常被视为保守的“老年人”集团。最近几年,许多国家都视其为绊脚石。LMDC集团主要主张保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二元分化,强烈要求发达国家履行减排承诺,却对发展中国家应该采取的减排行动保持缄默。最近,它在发展中国家减排、气候融资和实施方法上的坚定立场引起各国关注。然而有趣的是,中国、印度和诸多石油出口大国(如沙特阿拉伯)都是这一集团的成员,那么在中国宣布温室气体排放的峰值年份预期后,这一集团将会如何应对,我们将拭目以待。
 
卡塔赫纳集团:
 
卡塔赫纳集团由来自伞形集团、最不发达国家(LDC)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SIDS)的代表组成。通常它的立场与欧盟相似,在诸如气候融资和减排承诺等棘手议题上立场并不十分坚定。多年来,卡塔赫纳集团的主要目标是提出创新性思维。这些创新性思维有时是对联合国公约解释的补充,但有时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公约的曲解。在许多观察人士看来,这一集团有助于软化各国对伞形集团强硬立场的抵触情绪。近年来,该集团一直主张所有的国家共同减排,以实现将全球温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甚至公开表示新兴经济体国家需要承担更大的减排义务。欧盟、伞形集团和其他发达国家都将其视为联合国谈判中的积极团体之一。
 
77国集团(G77)+中国:
 
77国集团加中国基本上涵盖了所有的发展中国家,目前成员国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最初的77个。这一集团并无明确的宗旨,成员国之间分歧较多。但至今为止该集团在气候谈判中的关键问题上仍能够坚持共同立场,而集团内的各个国家和联盟也都可以自由地表达在具体问题上的不同立场。
 
非洲国家集团:
 
这一集团由非洲发展中国家组成,是77国集团加中国内部最大的联盟之一。近年来,每当2摄氏度温升控制目标面临被搁置的危险时,该集团总能发挥重要作用,使这一目标重新回到谈判桌上。该集团强烈要求发达国家采取严格的减排措施,同时寻求气候变化融资。该集团在大多数议题上与77国集团加中国的立场一致,而另一联盟——最不发达国家(LDC)联盟也是如此。但在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最不发达国家(LDC)联盟公开表示与基础四国的立场相左,虽然两者均隶属于G77加中国集团。
 
美洲玻利瓦尔联盟(ALBA):
 
美洲玻利瓦尔联盟(ALBA)在很多方面都坚决反对伞形集团,强烈要求发达国家减少温室气体(GHG)排放,而且绝不退让一步。该集团有9个成员国,在气候谈判中最有发言权的依次大概为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古巴和厄瓜多尔。在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峰会期间,美国和基础四国私下谈判后,大会即将达成一个正式协议,然而该集团代表一再指出后台协议存在诸多不足,从而导致该协议未能在缔约方大会全体会议中通过。
 
小岛屿国家联盟(AOSIS):
 
小岛屿国家联盟一直是全球气候谈判的重要参与者,指出全球气候变暖导致了海平面上升,严重威胁到他们国家的生存。这一联盟颇具雄心,试图将可接受的温度限制由2摄氏度下调至1.5摄氏度。小岛屿国家联盟与欧盟在某些议题上的立场保持一致,致力于推动世界各国采取更加强有力的减排行动,这激怒了基础四国中的新兴经济体。小岛屿发展中国家联盟(SIDS)在气候谈判中通常和AOSIS持相同立场。
 
流动联盟:
 
几乎每个国家都隶属于多个联盟,经历了20多年的气候谈判,许多国家已经更换了阵营。随着利马气候峰会如火如荼地进行,可能又会有新的联盟在明年全球气候协议签订之前出现。而这些联盟的影响力很可能远远超出气候谈判的领域。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