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研究称中国碳排量被高估

研究称中国碳排量被高估

19.08.2015
亚历克斯•乔治
约翰•麦克加里蒂
 
一项新研究表示十多年来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被国际机构高估,该研究使得关于真实碳足迹的辩论更为激烈。
 
图片来源:Lu Guang / Greenpeace
 
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到底有多少?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并不容易,尤其在各种气候谈判过程中更是显得棘手。气候变化的主要元凶是二氧化碳,近十年来,中国被认为是这种温室气体的最大排放国。然而,面对即将于年底巴黎气候峰会上达成的二氧化碳减排目标,这个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无疑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由于统计过程中选错了煤炭种类,许多国际组织其实在过去十几年中高估了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而这样的结果对于气候变化的影响是不容小视的。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情况复杂的国家而言,目前的计算其实或多或少都参杂了一定凭经验推测的成分。因此,除非其他国家能够对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有一个更清醒的认识,否则即便中国决定在2030年之前达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逐年缩减排放,这种承诺的前提也是有问题的。
 
而且,如果东安格利亚大学的计算只是采用了表面价值的话,那么理论上中国也可以认为自己的二氧化碳排放没有高出其他排放大国多少。毕竟中国现在正面临着巨大的政治压力,因为世界各国都希望它能长期落实温室气体减排,而不仅仅局限在下一个十年的计划之中。
 
然而,在一个相对较低的基线基础上重新计算排放量就意味着,如果中国加入减排同盟并确定了最终减排目标的话,未来其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控制可能就会有所降低。
 
除此之外,东安格利亚大学的研究还就以下两个方面提出了疑问:第一,其他煤炭依赖型发展中大国是如何计算其温室气体排放量的?;第二,国际社会对于印度和印度尼西亚这样的国家的温室气体估算量是否也一样这么离谱?
 
新的研究显示,2013年中国电力部门和工业部门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4.9亿公吨‘碳当量’左右,比其他机构的估算结果少了14%,也就是3亿公吨。
 
上述其他机构指的是美国的二氧化碳信息分析中心(CDIAC)和欧洲的全球大气研究排放量数据库(EDGAR)。国际气候变化委员会的第五次评估报告中就采用了这两家机构的相关数据。
 
这篇研究重新对中国的排放进行累计评估的结果显示,中国2000年到2013年的排放量约合29亿公吨碳当量,比1990年到2007年全球森林所吸收的温室气体估算总量还要多。
 
根据温室气体排放的标准计算方式来看,一公吨碳相当于3.67公吨二氧化碳当量。而东安格利亚大学的计算结果显示,中国2013年的二氧化碳排放被高估了大约10亿公吨,这个数字要比德国2013年全年的温室气体排放还要多。然而中国公布的数据中只有能源数据,却没有温室气体排放数据。
 
东安格利亚大学的研究结果主要是根据中国的电厂和工业设施(尤其是水泥厂)所使用的具体煤炭种类计算而来。
 
之前的研究所采用的中国数据并没有对具体的煤炭种类加以区分,多家国际机构就是直接在这样的数据基础上,通过所谓的“统一排放系数”公式完成了最终的计算。对此,该项研究第一作者、东安格利亚大学教授关大博表示,该公式使用的是欧美煤炭中的碳含量平均值,因此导致了最终结果高于实际水平。
 
而中国低质煤的排放系数可能比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和其他机构研究报告中所采用的计算值低40%左右。
 
关大博在报告中指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消费国,但是它使用的大多是褐煤这样的低质煤,这种煤炭燃烧产生的热量和碳含量都比不上欧美国家使用的煤炭。” 
 
东安格利亚大学在报告中补充道,由于能源消耗和排放系数的估算结果莫衷一是,所以很难对中国的排放量进行估算。鉴于2010年到2012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增长总量的75%都来自中国,因此,对中国的排放量进行准确的估算极为重要。
 
这项研究还发现,在2000年到2012年的12年间,中国实际的能源消费要比之前的估算高了10%。所以,这就更加有必要对中国二氧化碳的真实排放量进行重新计算。
 
差异所在
 
绿色和平组织分析师、中国煤炭领域二氧化碳排放领域专家李硕表示,东安格利亚大学的研究结果凸显了在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燃料质量参差不齐的国家中,获得可靠数据的难度有多大。
 
他补充道:“提高中国的统计能力至关重要,否则中国做出的包括国家自主贡献预案(国家气候计划)在内的各项承诺也只能是一座座空中楼阁。”
 
尽管中国最近开始采取措施更加有效地对其温室气体排放进行测算,不过前提是要使用中国自己的标准。目前,中国已经拒绝了欧美国家在联合国气候对话中提出的通用会计程序,理由是气候变化问题涉及国家主权,各国应承担有区别的责任。 
 
东安格利亚大学丁铎尔气候研究中心(Tyndall Centre for Climate Change Research)主任,同时也是全球碳计划项目年度排放数据发布工作的负责人之一的乐凯芮(Corinne Le Quéré)表示:“中国全国数据和省级数据之间的差异给温室气体排放的准确计量带来了难度。所以,我们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大局未变
 
另外一个问题是,高估的碳排放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因为不管怎么说,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的既定事实暂时无法改变。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周三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包括中国在内的几大经济体提交给联合国的国家气候计划其实还不足以帮助世界远离气候失控的宿命。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研究人员表示,按照目前50多个已提交的国家气候计划来看,截至2030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将攀升至590亿公吨二氧化碳当量,远远超过了联合国给出的2摄氏度全球温升幅度所限定的360亿公吨二氧化碳当量排放。而2摄氏度的全球气温升高幅度是保证我们赢得这场气候战争的唯一机会。
 
EDGAR2013年的数据显示,全球能源消费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目前在在360亿公吨左右。
 
报告全文参见《自然》杂志,请点击此处阅读全文。
 
翻译:Estelle(高旭)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