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澳大利亚减排目标过于保守,逐渐脱离全球低碳潮流

澳大利亚减排目标过于保守,逐渐脱离全球低碳潮流

11.08.2015
约翰•麦克加里蒂
 
批评人士称,澳大利亚减排目标过于保守,没有在气候谈判中做出很好的表率,并有可能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
 
图为澳大利亚昆士兰海波因特煤矿码头,澳大利亚对煤碳的依赖是其减排目标相对较低的主要原因。图片来源:Greenpeace / Abram Powell
 
澳大利亚的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位居世界前列,并极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最近,澳大利亚发布了2030年的碳排放削减目标,但该目标受到了广泛的批评。
 
不出所料,澳大利亚右倾政府的减排计划十分保守,许多人认为这不足以显著减少澳大利亚对化石能源的依赖。
 
澳大利亚总理托尼·艾伯特在周二称,到2030年,澳大利亚的碳排放将较2005年减少26%-28%;澳大利亚政府辩护道,与其主要经济对手相比,其人均减排量可谓是首屈一指。
 
但反对党指出,根据历史记录,2005年的排放量尤其高,如果将其作为基准年,澳大利亚政府的减排目标简直是“低得可怜”。
 
同时,环保群体认为,如果澳大利亚想要与全球合作,尽快减少排放、阻止气候变化失控,当前的削减目标还远远不够。
 
澳大利亚气候研究院的分析认为,根据今日公布的减排计划,到2030年澳大利亚的排放只能较1990年减少20%;但在同样的标准下,美国将减少32%的排放。
 
该减排目标是澳大利亚国家气候计划的核心,也就是所有国家都必须提交至联合国气候谈判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INDC)。
 
2013年,澳大利亚政府废除了之前实施的碳税计划。此后,鼓励使用可再生能源和提高能源效率的‘直接行动计划’成了澳洲政府气候政策的核心。
 
但批评人士称,对一些行业而言(如交通),该方案不足以促使其弃用煤炭,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澳洲的重要性
 
澳大利亚的气候政策之所以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主要有如下几个原因:该国拥有巨大的化石能源和金属工业,所以其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为世界最高水平;这些行业对华出口的依赖日益增强,这是相当危险的。
 
随着中国采取行动整治大气污染,并计划减少煤炭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煤炭行业可能出现搁浅资产。
 
此外,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院的最新研究报告指出,印度计划实现煤炭自给自足,并推广使用太阳能,这可能意味着澳大利亚采矿企业的出口市场将所剩无几;过去10年澳大利亚一直积极鼓励采矿行业发展。如果该报告所言不虚,那么这些政策就显得十分荒谬。
 
气候脆弱性
 
澳大利亚不仅是温室气体的主要排放国,同时也是全球变暖的主要受害国。澳大利亚拥有广阔的次大陆土地,气候极为干燥,而集中于墨累盆地的出口农业也依赖于日益减少的水源供给。
 
2013年,澳大利亚遭遇了史无前例的热浪侵袭,气象预报部门不得不在天气图上新增一种新的颜色;同时,悉尼、墨尔本、堪培拉的市郊经常发生伤亡惨重、难以预测的丛林大火。
 
澳大利亚的大部分居民集中于海滨城市,这些区域极易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威胁;而澳大利亚严格的移民政策也使得太平洋岛国的居民难以逃入该国。
 
在过去十年,气候政策一直都是澳大利亚政坛的核心议题,工党总理凯文·拉德和茱莉亚·杰拉德的卸任都与此有关。
 
科学界普遍认为气候变化是人为造成,但澳大利亚的右翼政党对这一观点嗤之以鼻,并大肆保护化石能源游说团体。托尼·艾伯特曾将气候科学称作“垃圾”,并公开嘲笑可再生能源的使用。
 
愈加孤立
 
随着去年资源同样富饶、大城市也极易受到干旱和洪灾影响的美国与中国共同宣布减排,艾伯特在国际社会中愈加孤立。
 
虽然有一些批评的声音认为美国(2025年在2005的基准上减排26%-28%)和欧盟(2030年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排40%)的目标不够深入,但与澳大利亚(比美国的承诺晚五年)相比,它们却积极得多。
 
日本最近公布的减排目标饱受指责,而艾伯特政府的方案被认为同样令人失望。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上周公布了备受争议的《清洁电力计划》,为推行该方案,奥巴马与化石能源游说团体及其政治支持者展开了激励的斗争;这对艾伯特而言是不可想象的,他对所有重大事件都采取二元的看法,并自豪地表示支持资源产业。
 
代价惨重
 
澳大利亚总理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年轻时曾短暂地接受过神职培训,但他的减排目标却与教皇在五月发布的通谕不甚相符。
 
这一通谕指出,各国领导人有义务采取更多的行动应对气候变化,弃用化石能源,转用低碳能源。但对艾伯特而言,煤炭才是上帝。
 
许多观察者认为,如果继续发展化石能源产业,阳光充沛的澳大利亚将失去在全球可再生能源大繁荣中一展身手的宝贵机遇。
 
此外,联合国气候谈判即将召开,对其他资源丰富的国家而言,澳大利亚如此保守的减排目标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如果谈判达成的协议不够强力,澳大利亚的经济未来则未在旦夕,澳大利亚智库组织气候委员会如是说。
 
据该组织称,预计干旱的增加每年将给澳大利亚带来73亿澳元(53.4亿美元)的损失,相当于每年将损失其GDP的1% 。
 
大选
 
明年的大选可能是澳大利亚设立更高减排目标的最大希望。随着经济的不断下滑,自由党政府渐失人心,工党有望重新执政。
 
但由于资源行业分布着大量的工会成员,工党内部就减排方案的细节也存在着争执。
 
作为中左翼党派,工党还没有透露其所青睐的2020年后减排目标,但它的确指出政府当前目标过于保守。
 
一些智库组织称澳大利亚必须在2005年的基准上实现50%的减排,但这可能需要数月才能达成定论。
 
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海平面上升的威胁不断增加,澳大利亚附近的南太平洋小岛国家将会在巴黎气候峰会上恳求各国采取更为严厉的措施。
 
翻译:Sherlock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