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全球犀牛角贸易版图和神秘的中国犯罪集团

全球犀牛角贸易版图和神秘的中国犯罪集团

19.08.2014

朱利安 雷德梅耶

犀牛牙走私商人陆续在美国和非洲被捕,这一迹象不禁令人担忧:中国市场对犀牛角的兴趣重燃。

图片来源:Courtesy Julian Rademeyer/KillingforProfit.com

李志飞不像是一名国际犯罪团伙的头目。名片上显示,他在山东省会济南经营着一家名叫“海外寻宝”的小古董店,并为店里搜寻各类珍贵的收藏品。他的顾客不多,但非富即贵,大都喜好收藏历朝历代的瓷器、青铜器和稀世珍宝。但有三位顾客却更喜欢搞非法收藏。这两年来,李志飞一直尽力迎合他们的喜好。

2013年1月30日,李志飞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海滩上的一家旅馆被捕。从监视器捕捉到的模糊图像看,李志飞是一个老老实实、普普通通的小伙子。图像中的他不安地坐在椅子上,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不到30岁。他头上方墙上挂着的大号电视机衬着他本人十分矮小。他的右肩挎着一个包,左手边靠墙的桌上放着一卷钞票,大约有六万美元。他手里攥着一只犀牛角。等的人迟迟不现身,他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联邦卧底探员,假意答应低价卖给他一批走私货,故意引诱他来这里。(见右图)

美国鱼类和野生生物管理局(USFWS)监视李志飞的行动和交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次诱捕也是代号为“捣毁行动”(Operation Crash)的一部分,行动旨在广泛调查犀牛角非法交易。USFWS后来表示,李志飞是一个国际“黑市网”的头目。该网络先后从美国向中国走私了至少25只“未经加工的”犀牛角(大都经由大猎手带入美国)、各种象牙雕刻品和犀牛角饰品,总价值约450万美元。三家美国古董商参与了李志飞的非法交易,在李志飞的要求下收购“未经加工的犀牛角”、象牙、爵杯和其他雕刻品。这些物品随后或是被缠上厚厚的胶带,或是被藏在花瓶内,又或者是被贴上虚假报关材料和货运单据,运往香港,最终走私到大陆。

由于证据确凿,李志飞放弃了申辩的权利,坦白了自己的罪行并承认触犯了包括走私、非法买卖野生动物、伪造文件、同谋罪等在内的11项法律。(法院判处李志飞在联邦监狱服刑6年,并没收其350万美元的非法所得。)他在一份供述中承认,为保证走私品在中国海关不被查获,他给了海关办事人员好处并贿赂相关官员。此外,他还与三名中国犀牛角买家保持着联系,其中一人为他的非法交易提供了大部分资金。法庭文件中只把这个人称作“中方买家”。李志飞及其同伙走私的25只犀牛角大部分都被此人买走。随后,,这些犀牛角被秘密加工“做旧”,摇身变为华美的古董,卖给那些贪婪无知的收藏者。加工中剩下的边角余料就卖给黑药市。

自2012年“捣毁行动”开始,已有李志飞和其他多名嫌疑人被捕。对他们的审判使我们有机会一探中国犀牛角地下走私交易的真面目;有关南非、纳米比亚、莫桑比克、香港和越南地区的迷雾也在渐渐散去,整个犯罪版图逐渐清晰。

就在李志飞被捕几个月后,香港海关检查员撬开了一个来自尼日利亚的集装箱。货单上印着“加工紫檀”,里面却装有21箱非法走私品,包括上百根象牙、12只犀牛角和多张豹皮,总价值约530万美元。此次行动没有人被捕。

今年3月,在离香港一万一千公里以外的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3名中国籍男子在卢格哈威国际机场登机时被捕。据《纳米比亚人报》报道,被捕的三人分别是现年30岁的李晓亮(音译)、53岁的李志兵(音译)、以及49岁的濮旭拰(音译)。三人企图将14只犀牛角和一张豹皮藏在行李中偷运出境。三人随后交代,一名在赞比亚的中国商人答应,只要他们将这些袋子交给在上海的接头人就给他们三千美元。他们否认事前知道行李袋内装的是什么。

5月22日,三名中国籍“重要”嫌疑人因涉嫌私藏和非法交易犀牛角在南非被捕。而差不多四个月前,另外三名中国籍嫌疑人因私藏犀牛角和冰毒被捕,并受到起诉。

有证据显示,在越南河内的一些秘密“工厂”里,犀牛角被雕刻成镯子和爵杯,卖给中国客人。此外,在中国海南和云南两省,一家名为龙晖药业的公司正积极地致力于犀牛养殖,并通过“自吸式活体犀牛刮角工具”采集犀牛角。

以上种种迹象让人担忧:中国重新燃起了对犀牛角的兴趣,而兴趣之浓厚,恐怕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再未曾见。

盗猎者连小犀牛角也不放过,图为在津巴布韦被猎杀的小犀牛,其母亲也被盗猎者所杀。

中国长期以来就是犀牛角交易的中心。早在2000年前,中国人就用犀牛角制药和制作艺术品。唐代的文书记载,长江流域一带曾栖息着大量犀牛。但到了19世纪时,中国境内的犀牛因猎杀而濒临绝迹。上世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和新加坡成了买卖非洲和亚洲犀牛角的主力军;其间,只有也门曾在70年代石油大繁荣时期一度取而代之。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在毛主席的号召下,中国传统中医再度兴旺,也间接刺激了犀牛角交易。后果之一就是“中国对犀牛角的需求量猛增” , 世界知名犀牛角交易研究专家埃斯蒙德·布拉德利·马丁如是说。尽管1977年,国际社会就已经禁止了犀牛角交易,但1982年到1986年间,中国总供进口了至少十吨犀牛角。

事态接着出现了重大转变。1993年,在持续多年的国际压力下,在牵涉犀牛角黑市交易的丑闻曝出后,中国政府终于颁布禁令,全面禁止买卖、进口、出口和私藏犀牛角;交易商须在六个月内处理掉所有存货;在国家批准的中医药典上,有关犀牛角入药的内容被全部删去。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野生动物交易监察组织TRAFFIC在中国进行了大量的消费者调查。最后一次调查结果于1996年发表,结果显示,虽然残存的黑市令人担忧,但 “禁令显然取得了巨大成功”。

禁令颁布后,非法交易市场草木皆兵,异常安静,偷猎活动也随之减少。

然而,2008年,沉寂了15年的杀戮死灰复燃,而这次的罪魁祸首是越南。这个从战后废墟中崛起的国家已经发展成为东南亚的“经济巨龙”之一。新贵们在获取巨富的同时,也开始觊觎濒危物种。

全球约70%的现存犀牛生活在南非地区。津巴布韦、肯尼亚等国对犀牛猎杀尤为猖獗。据统计,南非境内犀牛的数量高达19,000只。然而,仅仅六年间就有3200多只消失。自2008年以来,偷猎记录每年都在惊人地增长。去年一年,南非共有一千多只动物遭到猎杀并被割角。今年以来,已经有631只动物被猎杀。死的还不只是动物,去年有近50名偷猎者在克鲁格国家公园被射杀。对于雇佣他们的幕后集团来说,死去的这些人不过是炮灰。

据估计,2009年 到2012年,共有四千多只总重量在12吨左右的犀牛角被偷运出非洲,大部分被运往越南,其中只有将近2.3%被亚洲警方查获。

近年来,越南的犀牛角交易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往被当作治疗癌症的神丹妙药出售的犀牛角,如今成了权力和地位的象征。钱多没处花的人,买来当缓解宿醉的醒酒药。一公斤最贵达65,000美元,这样的价格真是不菲。

一段时间以来,尽管证据凿凿,但越南政府一直试图说服批评人士,宣称问题的根源并不在此。去年,越南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的负责人就曾说过,一些报道把越南描绘成“贪婪的”犀牛角消费国,是在 “胡说八道”。 他声称,运到越南的犀牛角中有99%最终都要运到中国。虽然他的说法不大可信,但确实有越来越多的走私案件牵涉到中国籍人士。由此推断,他的说法也并非无稽之谈,这一点着实令人担忧。

但涉及中国的交易到底有多少呢?走私犀牛角的数量有多少?这些犀牛角是用来制药了?还是像李志飞一案中那样,经雕刻加工后卖给收藏者了?这些走私是否和中国的犯罪集团有关呢?他们是否也像越南、老挝和泰国的犯罪组织那样,参与到这一暴利经营中来了?

坦白说,没人知道。自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再未有人就中国的犀牛角交易做过任何调查。官方查获犀牛角所能得到的证据有限,而目前掌握到的一点信息又多是捕风捉影,道听途说。虽然一些名人高调发起了反犀牛角消费运动,取得了一些成功,但其广泛的影响和效果还未可知。

从虎骨到熊胆再到穿山甲,中国是全球野生动物制品最大的消费国之一。最新数据显示,每年有33,000只非洲象被猎杀,罪责全然在中国。所以,难怪自然环境保护人士和活动人士会担忧,中国对全球不断减少的犀牛数量可能造成的影响。就算只有极少数的中国富人对犀牛角发生兴趣,其结果也将是灾难性的。

以目前的偷猎速度计算,犀牛被猎杀的速度超过新生速度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到那时,犀牛的数量将急剧减少。上世纪60年代,非洲大约有十万只黑犀牛。到1993年中国颁布禁令时,疯狂的偷猎行为已导致这一数字降到两千来只。亡羊补牢,刻不容缓。




翻译:王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