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气候变化:与陈腐“精英”们的对决

气候变化:与陈腐“精英”们的对决

气候变化从来都不仅仅是环境问题,我们把时间耗费在了自欺欺人上。为了群体安全,我们必须努力建立达成全球协议的意愿,将气温上升维持在2摄氏度内。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VJ Villafranca / 绿色和平

约翰·阿什顿是英国前任气候谈判代表,E3G组织创立者。他将出席本月在多哈举行的气候峰会。

“一切照旧”做法在2008年迎来了它的末日。公众明白这一点,而精英    阶层全部一无所知。

英国的经济如今的规模只有五年前预想的不到六分之一。如今年轻人可以预见的未来远不如他们父母当年,他们认为自己是三百年来第一个这样的世代。

人们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严重错误。我们需要一个不那么容易受到打击的新增长模式;需要用实体经济来对过度负债和泡沫金融进行再平衡;必须减少越来越多、越来越富的人口对包括气候在内的资源基础造成的压力。

这并不是微调,而是需要对经济和支撑经济的能源关系系统进行真正的重新设计。

但全世界的许多精英的思路并非如此。一些人从旧经济体系中得到的利益太大,因此容不得任何他见。另一些人则墨守一种经济理论,尽管这种理论在目前的情况下已经不能作出有用的预测。

当权精英们与那些看到必须改变的人们之间的斗争,实际上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决战。我们需要付出异常艰苦的努力,达成一个新的共识,包括在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在超过四十岁的人们与三十岁以下的人们之间,在那些号召“相信我”的人与那些不再愿意相信精英的人之间。我们不可能再回到2007年,我们要么成功地把一些事情变得更好,要么就面对更加严重的后果。

气候变化以及对它的反应就处在这一斗争的中心。

气候变化完全是能源问题,而能源正是经济的基础。毕竟,促使现代经济崛起的工业革命是由一个新力量驱动的,这个新能力可以治理蕴藏在矿产中的能源,也可以满足我们的需要。因此,改变能源系统就是改变增长模式。

要对气候变化做出成功的反应,出于工业革命自身的原因,必须对能源系统进行最深远的变革。这个变革的核心在于电力。我们需要用更“精明”的方式来使用电力来满足我们更多的需求,特别是在交通和供暖方面。同时我们必须在不超过一代人的时间里建立起一个真正碳中和的电力系统。

我们知道如何实现这种变革。如今我们有技术,也有资本。我们在很多国家都可以做到,实现的方式不会给经济带来短期的伤害,而是会支持再平衡,促进基础设施现代化,提高竞争力,减少我们受石油、食品和其他资源价格波动的损害。

食品、水和能源上的不安全以系统崩溃风险的形式联系在一起,其中的风险倍增因素就是气候变化。在深陷化石燃料陷阱的高碳世界中,这个联系将不可控制。而在一个低碳世界中,食品和水源供应上的气候压力更小,对有限碳氢化合物资源的竞争更少,通过外交和合作来应对剩余挑战的政治空间更大。

应对气候变化,将温升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并不是环境本身所需要的,而是为了人类的安全和繁荣。因此,气候变化从来都不是一个环境问题,我们已经浪费了大量时间去自欺欺人。

(更多内容,详见http://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how/single/ch/5363-Climate-change-at-the-heart-of-age-defining-struggle-against-the-old-elite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