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我为什么一直反对在家门口建核电厂

我为什么一直反对在家门口建核电厂

英国的绿色运动在核电问题上分歧依旧,而一些坚定的反核人士正在抗议,反对在西南兴建拟议中的核电厂。环保人士西奥·西蒙作为知情者讲述他的见解。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Adrian Arbib

在英国的西南角,滔滔的塞文河水入大西洋,一场事关能源和我们留给子孙遗产的战斗正在那里激烈进行,规模虽小但意义重大。

一千年来,人们沿着长长的车道,穿过海风吹拂的沿海农场,跋涉到欣克利角。那里的一眼清泉离一座古墓不远,终年汩汩流淌。当地的村民认为,在古冢里幽灵的庇佑下,泉水能治病。但在20世纪60年代,那个地方建起两座核电站:欣克利AB。新石器时代的古冢被栅栏围起来,古车道变成了核电站工人的专用车道,圣泉也被压在他们的停车场下。

现在,这两座电站的运作期行将终止,但中央政府支持法国能源巨头法国电力公司的计划,要在邻近的农田上建设一座巨大的新的核电厂。看上去政府是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扩大电力供应,然而在我们住在萨默塞特郡的人看来,这座核电厂是家门口巨大的危险,是早晚要出事的福岛核电站,是公共资金的无底洞,是未来祸延子孙的放射性废料倾倒场。

电站若真的建成,只能是对我们施以高压的结果。那样的话,今天这条古道上就会呈现另一番景象:警车监视着满载示威者的车辆,而示威者则采取封锁、进占和非法营地来反对建厂。

公众咨询是“一个幌子”

根据政府公布的“国家政策”,将在英国新建10座核电厂,欣克利C可能是其中之一,大多数地方官员感到无力抵制。他们迫使地主违心地出售土地,甚至在项目获得许可之前就允许法国电力公司把那块地撕成了碎片。为了给欧洲最大的建筑工地让路,他们砍伐了古橡树林地、拆除了古建筑、破坏了珍贵的野生动物栖息地。

同时,政府创立了一个新的“协商程序”,用来取代旧的民主形式——基础设施规划委员会(IPC)举办的公众听证会。只要你正确地把你的反对意见以书面形式提交给他们,并且不质疑核电及其放射性废料的安全性、毒性、成本或必要性,他们就会记录下来。这样,当地代表通过喋喋不休地争论加宽道路或公共资金支出等一些枝节问题来表示抗议的现象就减少了。人们认为决定早已做出,咨询只是昂贵的幌子。

在福岛灾难之后的2012年2月,我们10个人躲过工地保安进入拟议中的核电厂址,占据了一个废弃的农场。我们主张寮屋的权利,高举反核横幅和旗帜,向新闻媒体和电视台发表言论,利用互联网传播,并邀请其他人来看望我们。三个星期后,法国电力公司把我们告到高等法院,向法官申请强制令:在欣克利C禁止所有抗议活动。他们没有得到他们希望的全面禁令,却得到了对占据农场的人的驱逐令。现在,如果我们的人被发现返回现场,就要被监禁。

这并未平息越来越高涨的抗议浪潮。继年初千余名抗议者对现场进行大封锁后,今年秋天又出现大规模进占,并破坏现场的施工准备。虽然大批警员来到现场,但他们主要是站着说笑和现场拍摄,只有出现暴力或有人破坏财产时他们才会介入。他们热衷于看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智取在现场巡逻的私人警卫和狗。

许多警察内心是支持我们的。他们本来就是当地人,如果发生核事故,他们的家庭将面临疏散和污染,当地倾倒的剧毒放射性废料在欣克利C停止发电后仍将长期存在,甚至他们子女的曾孙辈也要去应付。最近在一处路障,一位官员对我说,欣克利角的海水有世界第二高的潮差,是获取海洋能的理想地点,但是缺乏国家投资。就核能而言,政府现在说,它可以对该项目进行包销并确定法国电力公司的电价,以确保企业或外国有充足的投资,使该项目顺利进行。

因为核能是核武器材料的来源,是需要秘密控制的集中式供电系统,英国对核能的依赖由来已久。为了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和防止气候变化必须采取紧急和迅速的行动,对此虽然没有人严重怀疑,但在可再生能源的风能、太阳能和潮汐能也存在的时候仍然决定使用核能这种危险的技术,国会议员对做决定的方式提出质疑。他们认为,核工业的说客已经破坏了民主进程。即使在地方一级,新闻媒体由于高度依赖法国电力公司的广告费,结果成了欣克利C项目的有效宣传板。

(更多内容,详见http://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how/single/ch/5309-Why-I-continue-to-fight-the-Hinkley-nuclear-plant-next-door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