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韩国政府宣布“2050碳中和”,但仍被期待言行一致

韩国政府宣布“2050碳中和”,但仍被期待言行一致

2020-12-02

金慧颎

 

民间力量成功推动韩国中央政府承诺不晚于2050年实现碳中和,但如果不停止对煤炭的投资并设定更有魄力的2030年目标,承诺将缺乏意义。

 

8月,抗议者在三星首尔总部外示威,呼吁其不要参与有争议的越南永安2号燃煤电站。图片来源:Youth4ClimateAction

 

10月28日,文在寅总统宣布韩国将在不晚于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两天前,日本首相菅义伟刚宣布了同样的目标,中国则已在9月下旬承诺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东亚最大的三个经济体的碳中和承诺引起了全球的关注。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赞扬了这一承诺:“这是韩国继‘绿色新政’之后,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非常积极的一步。”

 

7月,韩国政府宣布了一项规模达650亿美元的“绿色新政”,但并未设定碳中和目标。韩国最终是如何确立了这一目标,其前景如何?

 

虽然韩国和全球其他具有气候意识的团体都在庆祝这一目标的设立,但许多人强调,要实现这一目标,还有很多艰巨的任务要完成。其中最紧迫的是结束煤电项目,以及设立更具雄心的2030年国家自主贡献目标(NDC),确保韩国与巴黎《气候协定》的目标保持一致。

 

承诺如何诞生?

 

事实上,2050年净零承诺是民主党2020年4月竞选宣言的一部分,它还包括了一项通过大规模的公共支出和私人投资来实现经济脱碳的“绿色新政”。但民主党在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后,却从这一气候雄心退却,代之以在5月宣布了“韩国新政”,仅以数字化为中心刺激增长,并未有显著的“绿色”元素。

 

随后,在一些议员、部分地方政府,以及公民社会团体的共同推动下,“绿色新政”在7月中旬被纳入到“韩国新政”中。

 

根据地方政府可持续发展协会(ICLEI)的数据,截至6月,韩国200多个地方政府已经发布了“气候紧急状态宣言”。地方领导人在宣言中强调,国家迫切需要承诺在不晚于2050年实现碳中和。为此,他们同意扩大可再生能源利用,并制定实现能源独立的计划。

 

此举并不意外,因为一些地方政府自身已经采取了大胆的举措。今年年初,首尔特别市宣布在不晚于205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而煤电发电量占全国一半的忠清南道成为了亚洲首个加入加拿大和英国2017年发起的“弃用煤电联盟”( Powering Past Coal Alliance)的行政区。

 

现在,韩国将投资73.4万亿韩元(650亿美元),力图通过“绿色新政”创造65.9万个就业岗位,包括对公共建筑进行节能改造、扩大可再生能源,以及推广电动汽车和氢燃料汽车等气候友好型的交通方式。

 

然而,绿色新政被批评为只是各部门现有计划的综合,缺乏贯穿整体的全面减排计划,并完整地保留了目前以化石燃料为中心的电力系统和环境监管框架。

 

一个由300多个公民社会团体组成的联盟在新冠疫情期间展出了数千双鞋子,它们来自希望参加气候游行的民众。图片来源:Climate Crisis Emergency Action Network

 

自今年年初以来,韩国民众组织了强有力的气候运动,在线上和线下举行抗议活动,包括青少年罢课及写信给议员要求采取气候行动。气候运动势头只增不减。9月,当人们因新冠疫情无法走上街头时,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千双鞋在首尔市中心展出,以表达人们共同对抗气候危机的愿望。

 

9月初的“无煤韩国”(Korea Beyond Coal)造势活动,呼吁韩国在不晚于2030年淘汰煤炭,而不是政府目前计划的在2040年之后。

 

9月下旬,执政党民主党占绝大多数议席的国民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气候紧急状态,给文在寅政府带来了更大的压力。这一决议虽然不具有约束力,但明确表示将与《巴黎协定》的1.5摄氏度目标 保持一致,通过制定“长期低排放发展战略”( LT-LEDS),强化2030年排放目标。

 

在公民社会巨大的压力下,当银行、企业甚至地方政府都已经采取行动力争在自身的领域实现脱碳,当议会也在要求更高的目标,中央政府不得不做出2050年碳中和的承诺。

 

“我们相信,2050年碳中和承诺是通过无数人参与的气候行动而取得的成功”,由300多个公民社会团体组成的气候危机紧急行动网络(Climate Crisis Emergency Action Network)表示。但是它强调:这还只是一个起点,气候危机不能通过沿用当初造成危机的经济增长模式来解决。

 

挥之不去的煤炭问题

 

韩国是全球第12大经济体,却是第七大碳排放国。2016年,气候行动追踪组织(Climate Action Tracker)将韩国与沙特阿拉伯、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一起打上了“气候恶棍”的标签。

 

该组织智库解释道,韩国的人均排放量在迅速增加,而公共金融机构却继续投资于煤炭。同时,它还指出韩国的2030年的减碳目标薄弱。

 

韩国尽管被点名批评,但情况并没有什么改变,国内新建7家燃煤电厂的计划继续进行。 6月和10月,韩国又分别批准了向印尼和越南出口两座燃煤电厂的计划。在这两个月,政府已经分别在准备和实施“绿色新政”。

 

执政党民主党议员梁李媛瑛、绿色和平组织和韩国可持续发展投资论坛(Korea Sustainability Investing Forum)近期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韩国公私机构在过去12年中为价值500亿美元的煤炭项目提供了资金,其中92%的海外项目都是由公共机构支持的,投资额达94亿美元。韩国和日本是仅有的还在将公共资金投向海外煤炭项目的经合组织国家。

 

 

韩国自相矛盾的行为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强烈批评。地区和国际环保组织指出这类决定与“绿色新政”相背离,外国外交官员也表达了对煤炭投资的担忧。英国COP26特使约翰·墨顿(John Murton)在越南项目获批后在推特上发问:“为什么要亏本建造新煤碳项目,让应对气候变化变得更加困难?”

 

进步政客们曾试图干预。执政党民主党议员们已经提出了四项法案,试图禁止韩国所有公共金融机构投资海外煤炭。这些法案的前景尚不明朗,但它们无疑向市场发出了强烈的信号,煤炭相关业务前景已不容乐观。

 

提出其中一项法案的议员李素永说,“我们将制定必要的法律和政策,以促进这场巨大的(2050年零净承诺开启的)社会转型”。

 

“考虑到韩国仍严重依赖制造业和其他高碳产业,这将鼓励其他仍在考虑2050年目标的国家”,她补充道。

 

私营部门被迫率先行动

 

在过去的几年里,韩国的私人资本已经在缓慢地向低碳经济迈进,这在一定程度上为中央政府做出更大胆的承诺创造了条件。

 

韩国四大民营银行之一的KB金融集团在9月宣布停止向国内外的新煤炭项目提供资金。这是韩国大型私营金融机构中第一个宣布此类决定的机构。

 

11月中旬,三星集团旗下的金融公司也宣布了退出煤炭的计划。三星人寿和三星火灾海上保险公司是韩国最大的煤炭投资机构,在过去十年中向煤炭项目投入了140亿美元,两者表示将不再购买建设燃煤电厂的企业债券,也不再为这些项目承保。

 

在非金融领域, 三星物产成为其中最早加入这场弃煤潮的企业之一。根据其10月28日的声明,三星物产将全面停止新的煤炭相关项目,以遵守其可持续管理政策,该政策宣称要应对全球气候变化。 如果没有国内和国际运动的压力,三星可能不会采取这些行动。因向韩国政府提起气候诉讼而闻名的青年气候行动(Youth 4 Climate Action)组织了青少年网上和街头抗议活动,要求三星退出越南河静省永安2号燃煤电站。

 

三星首尔总部外抗议越南永安2号燃煤电站的青少年。图片来源:Youth4ClimateAction

 

国际投资者要求采取对气候负责的商业实践的呼声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两个国际养老基金——英国的LGIM和丹麦的Akademiker此前公开批评三星参与永安2号燃煤项目。不久前,北欧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Nordea与其他22家欧洲投资机构一起向参与该项目的韩国以及日本和中国公司发出警告,指出该项目将面临与气候相关的财务和声誉风险。

 

下一步做什么?

 

随着拜登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韩国政界人士期待能够“绿色新政”能够获得更大的能量。11月10日,在选举结果公布两天后,执政党民主党提出了一项旨在为“绿色新政”铺路的法案。如果获得通过,韩国将成为全球第7个将净零承诺写入法律的国家。

 

即便近期出现了诸多重大进展,但挑战依然存在。

 

总部在首尔的非政府组织“气候解决方案”(Solutions for Our Climate)的执行董事金柱镇对净零排放的承诺表示欢迎,但强调了下一步行动的重要性。

 

“当务之急是提升2030年减排目标,提出明确的在不晚于2030年淘汰煤炭的路线图,彻底停止煤炭融资”,他说。他还表示,韩国需要从根本上改变能源政策。

 

事实上,韩国应在年底前提交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很可能维持在比2010年低18.5%的排放量。这与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建议的45%的降幅相距甚远。

 

还有人担心,“绿色新政”对大企业过于友好,缺乏当地小规模企业的参与和意见表达,而小企业是正在展开的变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为了避免重蹈前总统李明博2008年“低碳绿色增长”战略的覆辙,绿色新政必须详细说明相关政策。2008年的那场战略投入了巨额资金用于四大江治理工程,基本上这就是一个大型建设项目。此外,资金还流向了核电项目而非可再生能源,因而在很大程度上在韩国被认为是一种“漂绿”,因为这些项目最终并没有帮助减少排放。

 

“韩国还在造更多的煤电厂,怎么能指望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 正义党的张惠英议员问道。

 

她补充说:“除非我们讨论具体的行动路径,否则2050年的净零宣言将只是空谈。”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