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治疗铁矿出口依赖症:巴西转型之路的重要一步

治疗铁矿出口依赖症:巴西转型之路的重要一步

27.07.2017
米尔顿•莱亚尔
 
来自中国的需求推动了巴西铁矿产业的做大做强,但要实现产业升级和可持续发展,巴西必须从铁矿下手。
 
S11D矿区位于巴西卡拉加斯市的国家森林公园中,2017年2月2日。(图:弥尔顿·莱亚尔/中拉对话/中参馆)
 
在巴西北部亚马逊丛林深处,采矿机从矿山底部发出阵阵刺耳的声音。距里约热内卢西北部约1600英里处的帕拉州卡拉加斯区,工程师们正在附近的一个铁矿石加工厂里监测堆垛机、回收机等大型设备的工作情况。这个工厂的年产量最终将达到9千万吨。一列330节车皮的火车将满载的铁矿石运往停泊在600英里外(位于相邻的马拉尼昂州圣路易斯市)马德拉港口的货船上。然后再由货船历时40天,将每船40万吨的铁矿石运到中国的大连、曹妃甸、日照及青岛等港口。运抵中国后,这些铁矿被工厂加工成起重机、钻井设备以及智能手机等产品,其中很多产品将会被运回巴西,用于当地建设、能源开发及产品零售等领域。
 
中国与巴西的经济合作,带动了当地就业的快速增长,为当地的矿业巨头,如世界最大的铁矿石生产企业淡水河谷(VALE)公司及其投资者和服务供应商带来了收益,也促进了中巴贸易的平衡发展。2014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福塔雷萨金砖国家峰会和在巴西利亚举行的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会晤时,提出了共同构建该区域更广阔的“1+3+6”的合作框架。其中,1”是指“一个协议”,即中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CELAC,简称“拉共体”)签署的合作协议。拉共体是西半球除了美国和加拿大之外的33个国家组成的区域性政治组织。2015年,在北京召开的首届中国—拉共体峰会中该协议正式签署。协议中明确了三个“发展引擎”,即贸易,投资及金融合作;强调了六大合作重点工业领域:能源与资源,基础设施,农业,制造业,科学与技术,以及信息技术等。
 
不过,和其他拉美国家的贸易情况相似,中巴贸易多样化的速度还不够快。受近期大宗商品价格的冲击,巴西、委内瑞拉、阿根廷及厄瓜多尔等拉美国家贸易集中在原材料领域的劣势凸显,市场适应性差。为弥补贸易差额,这些国家大力出口铁矿、铜矿、大豆以及石油,使得他们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不断下降。中国已经意识到该问题的严重性。在中国外交部最新发布的关于拉美国家的政策文件中,强调中方需同拉美合作伙伴一道,共同致力于产能发展、产业升级等。这份文件是习近平主席在去年11月份召开的利马APEC会议上倡议的。然而,服务中国市场的卡拉加斯S11D等项目规模仍超过其他新的高工业附加值或制造业项目。
 
大规模的铁矿石开采也对当地的环境和农村社区产生了不利影响:这包括亚马逊流域土地上一个又一个的巨大矿坑,被淤泥阻塞和污染的河流,受损的洞穴和天然池塘,逐渐消亡的当地特有的动植物,以及土地争端等。此外,为扩大产出,巴西政府在保护生物多样性和当地居民免遭大型基建工程影响的政策上“开倒车”。今年年初,巴西联邦政府将帕拉的一个保护区面积缩减了120万公顷,从而为建设新铁路和带动矿区开发让路。政府的财政紧缩政策还削减了43%的环保开支,对国内造成深远影响,引起民众不满。巴西气候变化论坛执行秘书阿尔弗雷德·西尔吉斯近日对环保智库“气候观测”表示,这些政策将会极大地影响森林保护工程,并进而影响巴西实现《巴黎协定》中的气候目标的能力。
釜底抽薪的铁矿开采
 
2016年12月底,巴西矿业公司淡水河谷(VALE)斥资143亿美元的S11D项目开始投入运营。该项目是世界上最大的露天铁矿。该工程建设需要混凝土24.4万吨,是里约新建的马拉卡纳足球场混凝土用量的4倍多。VALE在电子邮件中拒绝透露其客户的名称。不过据该公司最新季度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客户占该公司总销量的57.6%。今年一月份,中拉对话记者还在矿区现场了解到,该工程所使用的设备中有80%是中国制造的。该工程建设中还包括火车线路及马德拉港口的扩建等。
 
2017年2月2日,通往巴西卡拉加斯S11D矿区的一条道路附近的森林被砍伐。(图片来源:弥尔顿·莱亚尔/中拉对话/中参馆)
 
据VALE公司S11D工程环境、社会经济及土地产权高级负责人莱昂纳多·内维斯表示,该工程在2003年立项后,该公司曾派代表赴中国寻找合作伙伴。
 
对华出口占巴西帕拉州出口总额的35%,而该州矿区(面积相当于英国的五倍左右)出产的铁矿石占到了其中的80%。VALE预计2020年S11D矿区的出口量将达9000万吨,而该矿区产量的增加也将使帕拉成为巴西最大的铁矿产地。
 
S11D矿区处于一个称为铁角砾岩的独特的生态系统中,热带森林覆盖在富含铁矿的致密岩石上。这些铁矿矿床构成了该区脆弱生态系统的基础。
 
据卡拉加斯国家森林保护区主任费雷德里克·马丁斯解释,“森林中的此类生态系统营造了一个有利于本地原生物种、洞穴以及池塘发育的环境,应当受到保护。”该区域至少有40余种当地所特有的植物物种,“如果在这片草原上开矿,整个生态系统将濒临崩溃,”马丁斯补充道。马丁斯还是负责该区域环境监测的联邦机构——奇科门德斯生物多样性保护研究所(ICMBIO)的环境分析专家。
 
据马丁斯说,S11D项目建设已经对44个洞穴造成了不可逆的破坏;因露天矿区建设,近2,500公顷的原生植被遭到破坏。为弥补这个损失,ICMBIO与VALE商议成立一个新的保护区——Campos Ferruginosos国家森林公园。目前,VALE正在为该公园建设拿地。在新园区中,VALE有义务保护双倍于受S11D项目影响数量的洞穴。
 
据马丁斯介绍,VALE每年提供约400万美元,帮助ICMBIO招聘100余名森林护林员,防止矿区生产进入保护区。内维斯称:“自这些机构成立以来,VALE一直在做森林防护工作,禁止非法砍伐和金矿开采。”
 
S11D的作业许可证是在ICMBIO和VALE达成了森林保护协议后,由巴西环境与可再生自然资源研究所(IBAMA)授予的。根据许可证的要求,该公司的开采活动必须距矿山旁边两个常年高原湖泊Violão和Amendoim至少500米。马丁斯说,该公司旗下的其他项目,如在卡拉加斯山脉以北的N4和N5矿区已对类似的湖泊造成了毁灭性影响。此外,他还表示ICMBIO仍不确定该如何保护这两个湖泊,不过他们将密切监测该工程的进度。
 
就新卡拉加斯公园的建设问题,VALE还需要与该区域的土地所有者和当地居民进行协商。而目前该区域还存在一连串的纠纷,先是土地权属争议,然后是频繁出动警察驱逐当地居民,此外被驱逐的农民的迁居地有些也是争议土地。
 
农民何塞·雷蒙多·加西斯·安乔斯一直在法庭上据理力争,指责VALE公司在2016年2月警察和国家安全局以暴力强制400多户家庭从该区撤离后,通过非法手段收购农民手中的土地,而这些农民是获得了INCRA(巴西负责土地改革的机构)的土地授权的。
 
“亚马逊的土地权属问题比较混乱,没人知道谁拥有哪部分土地。这个问题非常严重,亟待解决,”帕拉联邦大学法律系主任兼土地争端专家何塞·贝纳蒂表示。“这些公司自身可能未采取暴力行动,但是他们间接对土地市场形成压力,促使所有者出售土地。” 贝纳蒂解释说,第三方买家常常采用威胁方式获取土地所有权,之后再转卖给大公司。
加西斯·安乔斯称,“九个多月来,我们在这里种植大米、豆类和木薯。VALE却用一纸禁令,强迫我们24小时内离开。我们血本无归。”而在卡拉加斯市的维拉莫扎特诺波利斯等地,VALE通过谈判,成功地与土地所有者和农民们达成协议。村里五十多户家庭,每户都分配了68公顷的土地,安置房也比从前的老房子大很多,并且还通了水电。
铁矿经济能撑多久?
 
根据当地政府公布的数据,自2013年S11D项目开工建设起,数万人迁入了附近的卡拉加斯市,致使全市人口从三万多增至六万,从而给该市的公共卫生和教育服务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根据当地社会和环境许可流程规定,VALE有义务与当地有关部门合作,建设新的学校和医院。矿区建设结束后,大批工人失业,该市失业人口数量骤增。S11D项目全面建设阶段,有近1.5万名工人直接或间接参与了项目建设; 而接下来的运营阶段,只需要2600多名员工。
曾在S11D工作的乔尔森·德·利马说:“四个月来我一直在努力找新工作。”对此,VALE和当地市政府的解决方案仅仅是为项目建设阶段雇佣的工人们支付返回原籍的差旅费。
 
受访的当地居民表示,该地区的暴力事件有所增加。他们认为是因为失业率激增和妓院数量增加所致。
 
马丁斯说:“疯狂的采矿不仅是对生态系统的掠夺,也消耗了国家的经济实力。从长远来看,这将是灾难性的,”此外,他还打比方说:“我们真的要不惜一切代价,低价出口给中国,然后再买中国产的智能手机吗?这难道就是巴西政府的目标吗?”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期访问拉美期间强调,中国需要与拉美国家一道,共同努力降低拉美经济对初级产品出口的依赖。为此,上个月中国和巴西政府共同出资200亿美元成立了“中巴经贸合作暨扩大产能合作基金 ”,目的就是促进双边贸易的均衡发展。而目前巴西出口主要集中在原材料领域,进口则主要是附加值产品。
中国驻巴西大使李金章在基金启动仪式上表示:“作为全面战略伙伴,巴西是中国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的重点国家之一。……中巴基金应运而生,将为两国深化产能合作提供更加坚实的机制化融资保障。”
 
 
本文由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和非盈利机构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中参馆合作撰稿
翻译:于柏慧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