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缅甸内战殃及中缅油气管道

缅甸内战殃及中缅油气管道

自2011年6月份缅甸政府军与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开战以来,缅甸国内的稳定已经成为中缅油气管道建设不可忽视的一个因素。尹鸿伟报道。

 
 
2月底,缅甸副总统吴丁昂敏乌率领多名政府部长视察了中缅油气管道项目的起点——位于缅甸西部若开邦的马德岛工地。他表示,这条管道是造福两国人民的大项目,只有将海上油气开采输送、缅甸境内和中国境内管道三部分有效地衔接好,才有可能实现2013年5月30日通油通气的目标。

这是缅甸新政府高官首次公开视察该项目,中国媒体随即进行了报道,认为缅方对项目非常理解与支持,两国政府对未来都充满了信心。

但是,缅甸国内存在的其他因素仍可能影响项目的顺利进行。自2011年6月份缅甸政府军与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开战以来,缅甸国内的稳定已经成为中缅油气管道建设不可忽视的一个因素。

缅甸民间机构非议

经过长期准备,中缅油气管道(缅甸段)第四标段线路工程开工典礼于2011年10月1日在缅甸掸邦举行,标志着该工程全面开工。各种巨大的工程机械和油气管道,通过铁路、公路源源不断被运进云南和缅甸,并开辟了许多工程堆放场地,从昆明驱车向中缅边境行驶,各种壮观场面沿途可见。

中缅油气管道工程总投资25.4亿美元,起于缅甸皎漂市,从云南瑞丽进入中国,预计建成后每年可向中国输送2200万吨原油、12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原油管道在缅境内全长771公里,中国境内段长1631公里;天然气管道在缅境内全长793公里,中国境内段长1727公里。与此同时,在云南省安宁市建设的炼化基地项目,为原油管道配套的下游项目。三大项目计划在2013年全部建成。

负责油气管建设的中国工程公司经验丰富,中缅油气管道的贯通只剩下时间问题。2012年2月13日,施工人员完成了途经曼德勒省波帕山佛教旅游区范围内的施工,该旅游区是缅甸蒲甘地区古代佛教文化遗存的重要组成部分,属于缅甸国家级宗教文化遗产,也是环保级别最高的国家级宗教文化旅游风景区。2月15日凌晨,被称为“中缅油气管道第一穿”的缅北伊洛瓦底江定向钻穿越工程全面告捷。

但是,这些屡屡出现在中石油天然气管道局官方网站上的好消息并没有完全获得外界的认可。3月1日,约100名缅甸籍民间人士在缅甸驻泰国大使馆门前示威,要求缅甸总统吴登盛叫停中缅油气管道建设工程。

“这个项目没有与当地人民利益分享,同时缺少透明、负责的财政,缺乏企业责任。”一个名为“丹瑞天然气运动”(SGM)的组织者说,“我们针对的是所有的参与公司及利益相关方,活动同时在缅甸、印度、韩国以及中国等国驻泰国大使馆门前举行”。

长期关注缅甸局势的美国学者Jason Tower表示,这些组织大部分都是1988年流亡到泰国的反对派,他们多年以来一直在反对缅甸军政府以及所有缅甸政府的合作伙伴。“有关建设公司应尽快研究该项目对社会的影响,并与缅甸民间机构建立联系,加深交流对话。”

目前,缅甸的商业环境仍然很不稳定,之前半年内已经叫停了三个重点项目,包括泰国投资的火电厂、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以及印度投资的水电站,这样的情况令其他很多项目也面临巨大压力。

另外,由于许多征地、安置工作均由缅甸方面人员负责,因此往往形成不到位的矛盾。例如云南省瑞丽市弄岛的边民透露,管道将经过对面缅甸掸邦最北部城镇南坎,那一带9个村庄的86户村民一直没有拿到土地补偿金,直到备受外界批评后才陆续进行了部分发放,但许多南坎人之前都认为“是中国人没有给钱就动工”。

在这样的背景下,虽然中国的管道施工企业不断援助洪水受灾民众、修缮当地孤儿学校及开展爱心助学活动,但仍然无法完全取得缅甸当地人的支持。不过,缅甸副总统吴丁昂敏乌在视察期间,高度评价了中石油等公司在施工建设的同时,也十分重视支持缅甸的公益事业。他还对中方在整体项目中雇用缅甸用工超过70%的做法给予称赞和感谢,并希望在今后项目建设和管道运营中多与缅甸公司合作,为当地民众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使他们能够学到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知识。

中石油东南亚管道公司总经理张加林表示,2011年中石油和油气管道公司共捐献407万美元,建造了45所学校、24家医院或医疗站,使80万人的医疗环境得到改善;同年3月份,经油气合资公司所有股东同意,公司每年出资100万美元,在缅开展公益事业,以造福管道沿线人民。

战争影响油管安全

中缅油气管道合作实现于2006年10月29日。

“早在2005年我们就获悉了将修建油气管道的消息,而且要经过克钦独立军控制的地区,由于我们与政府方面的历史问题和现实利益关系都很复杂,因此很担心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一些不愉快的冲突。”克钦独立军的一名联络官说,“我们随即向中国有关部门发送了一份报告,表明如果不提前解决好其中的政治、经济利益问题,油气管道的修建将会有麻烦产生”。

但该报告递交后一直没有得到正式回应。

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在过去数十年里打打停停,上一次协议停战是1994年。2011年6月9日,政府军以保护中国在缅甸境内的太平江电站为由,突然对独立军防区发动了进攻;9月23日,又以保护中缅油气管道建设安全为名,进攻独立军驻防的掸邦克钦专区。

“油气管道将通过的掸邦克钦专区是战斗最激烈的地方之一。”联络官介绍,该地区存在着多支犬牙交错的武装力量,首先是克钦独立军四旅,还有独立军的盟军掸邦北部军和崩龙族解放军,另外还有1991年1月份与政府军签署了和平协议的独立军“老四旅”,以及其他一些小规模地方民团。

目前,政府军方面的战绩并不理想,仅仅攻占了一些主要道路沿线和少部分战略要塞,独立军仍然在附近山区内游击对抗。而从掸邦克钦专区散布出来的消息似乎很紧迫:独立军有可能要破坏油气管道作为报复。

“所谓破坏完全是政府军方面的谣言,我们既不反对,也不会破坏中国的油气管道,相反可以提供安全保卫。”目前人在伦敦、主要负责国际事务的“克钦民族组织”主席腊诺在电话中说,“但有一点也需要提前说清楚,假如政府军随着管道进入我们的防区,独立军肯定会拼死抵抗,势必会把当地更多的武装力量卷进来,万一战斗中损坏到管道就很难讲了”。

克钦南部省主席召诺也表示,非常希望中国能够出面帮助化解目前的危机,这样对于中国、缅甸政府军和克钦独立国三方都有利。“希望中国和缅甸中央政府都能够理解这样的民族感情,留给我们足够的生存空间。与政府对峙这么多年,克钦人并不是要闹独立,而是希望得到高度的自治权,得到外界的认可与尊重。”

他表示,该项目经过掸邦克钦专区将带动当地各族人民的经济发展,对提高专区各族人民的生活水平有利,克钦愿意保护中国管道项目的安全,根本不会考虑破坏。


尹鸿伟 《时代周报》记者

原文刊于2012年3月8日《时代周报》171期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中外对话
更多精彩更多精彩内容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