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加拉帕戈斯鲨鱼:死于中拉渔业监管漏洞

加拉帕戈斯鲨鱼:死于中拉渔业监管漏洞

25.08.2017
张春
夏•洛婷
 
世界自然遗产加拉帕戈斯海洋保护区附近惊现一条装载有大量冷冻鲨鱼的中国转运船。杀害鲨鱼的凶手尚未落网,但千疮百孔的渔业监管体系难辞其咎。
 
图片来源:Pierre Gleizes / Greenpeace
 
一艘载有近300吨鲨鱼的中国渔船八月中在厄瓜多尔的加拉帕戈斯群岛附近海域被当地海警拦截,船上发现有濒危物种锤头鲨。
 
虽然船上还有金枪鱼等其他鱼类,但根据鲨鱼的数量和比例判断不会是兼补。鲨鱼在厄瓜多尔当地并非严禁捕捞物种,但是该船靠近海洋保护区(渔获有可能来自保护区)且有渔获中有濒危鲨类,根据厄瓜多尔法律,船上20名中国籍船员可能因濒危物种贸易面临最高3年的监禁。
 
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负责人沃尔特·巴斯托斯告诉厄瓜多尔报纸《宇宙报》,这是迄今为止,厄瓜多尔在保护区截获的最大的违法渔船。
 
海洋保护专家米尔考·斯万斯特蒙在邮件中回复中外对话:“渔船被发现时,是以载货速度在运行,没有捕鱼,也没有在厄瓜多尔海域,是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之间的通道。”他说,“这艘船是一艘冷冻转运船,也就是说它根本没法捕鱼,船上的渔获是从公海上的一艘或多艘捕捞船上转来的。”
 
但他同时指出,这艘转运船上的渔获是由什么渔船从哪里捕获,目前还没有确切消息,需要当地海警进一步调查。
 
中外对话从不愿透露姓名的的知情人士处得知,被扣留的渔船 Fu Yuan Yu Leng 999号属于福州宏龙海洋水产有限公司。
 
又是因为鱼翅?
 
鲨鱼和中国渔船,很容易让人想到鱼翅消费。不过当地警方的通报并未提及鱼翅。
 
鱼翅是鲨鱼制品中最为昂贵的部分,中国是最大的鱼翅消费国。由于公务消费规范、以及对鲨鱼保护的宣传,中国的鱼翅消费量大幅下降。根据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对中国鲨鱼消费的调查报告,从2011年到2013年,中国鱼翅消费普降七成。宣传鲨鱼保护的非营利组织“野生救援”2014年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也显示,有85%的中国消费者表示过去三年中停止了鱼翅消费。
 
但合法和非法的贸易渠道都还存在,2015年厄瓜多尔当地海警就截获了近20万条准备销往亚洲的鱼翅。但并无证据表明这些鱼翅会销往中国。
 
事实上,鲨鱼是发展中国家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有部分品种在发达国家也很受欢迎。全球有400多个鲨鱼品种,其中100多种有商业开发。即便有所下降,根据FAO数据,2014年捕捞量仍有79万吨。因为鲨鱼多生长缓慢,成熟较晚,从过渡捕捞中恢复的周期也更长。上海海洋大学戴小杰教授说,当前已经有八个品种因为过渡捕捞而濒危。
 
“(鲨)鱼肉很受欢迎,欧洲人很喜欢鲨鱼肉。”山东大学海洋学院教授王亚民说,一些鲨鱼是限制国际(如垂肉鲨)贸易的,但是并没有完全禁止捕捞。
 
中国沿海省市福建也有食用鲨鱼的习惯。福建人张克超说,早在七八年前,他在厦门的菜市场买过鲨鱼肉,十多块钱一斤,与中国消费量最大的猪肉价格相当。但是由于大船才能够捕获鲨鱼,只有大城市有供应。此外,由于当地更喜欢吃活鱼,许多厦门人也倾向于购买养殖的鲨鱼。
 
前述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外对话,福州宏龙海洋水产有限公司称自己的鲨鱼产品卖往西方国家,但其鲨鱼来源、每年的贸易量、出口的数量尚未可知。
 
Fu Yuan Yu Leng999 所装载的鲨鱼到底要销往何处,目前也不清楚。中外对话致信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海洋保护区负责人沃尔特·巴斯托斯询问,但截至文章发布尚未得到回复。
 
中国在拉美海域捕捞活动增加
 
尽管这条Fu Yuan Yu Leng999上的冷冻鱼类来源尚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近年随着中国远洋捕捞船队的扩大,以及中国农业走出去的步伐,中国在拉丁美洲的渔业活动在扩大。
 
除了Fu Yuan Yu Leng999渔船,同期还有数条中国渔船在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群岛海域作业。据称在紧邻的三国(厄瓜多尔、秘鲁、智利)海域内,悬挂中国船旗的渔船队伍最大。
 
与此同时,中国渔业公司也开始在当地寻找更多的发展机会。中国山东宝马渔业有限公司就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投资2亿美元准备兴建一个大型渔港。此举引起了环保人士的担忧,因为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南大西洋海域已经承载了过多的渔业捕捞,新渔港的建设可能会加剧过度捕捞的形势。
 
这也不是第一次有中国渔船在拉美海域被发现违法。就在近期,悬挂中国船旗的渔船 Hua Li 8号,就被发现在阿根廷海域有违法捕捞行为。
 
根据正在征求意见中的中国《远洋渔业管理修订稿》,如果“被有管辖权的区域渔业管理组织认定从事、支持或协助了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管制捕捞活动的”,相关渔业公司可能会被取消从事远洋渔业的资格。
 
保护的难题
 
此次中国渔船违法事件不仅凸显了中国远洋捕捞船队的监管问题,也展现了拉美区域渔业资源保护力度的不足,以及水产转运。
 
加拉帕戈斯群岛因其丰富的海洋生物多样性,入选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自然遗产名录。2007年,又因旅游业影响和过度捕捞,而被划为濒危自然遗产。在厄瓜多尔当地及时应对之后,从濒危目录中撤出。
 
鲨鱼是加拉帕戈保护区最知名的物种,这里有着全球最丰富的鲨鱼种类。但非法捕捞一直都存在,这一方面是因为当地海警力量不足和政府管理意愿都不足。匹兹堡大学博士在读生塞萨尔·塞当农在给当地媒体Gkillcity.com的撰文中写道:“当地海军要保护比国土面积大五倍的海域。”但是对海警部队的经费投入、以及训练管理等都严重不足, 有些军舰服役超过30年。
 
这样的巡逻力量要同时应对来自国内外的违法捕捞,有些捉襟见肘。Fu Yuan Yu Leng999只是同期在紧邻的厄瓜多尔、秘鲁和智利海域捕捞的数百只国际渔船之一,并且还有很多厄瓜多尔本国渔船也在区域内捕捞——仅过去三年,厄瓜多尔海警在海洋保护区、专属经济区和公害截获的来自国内的非法鲨鱼割鳍、鱼翅出口、以及鲨鱼捕捞就有17起。
 
另一方面,整个区域的管理也存在问题。厄瓜多尔加入了南太平洋区域渔业管理组织(SPRFMO)。这个渔业组织管辖海域,只有通过其允许的渔船才能够进入捕捞区域。但是一些违法捕捞的渔船常常能够在监管不严的海域非法捕捞。
 
虽然厄瓜多尔总统已经发表声明,表示将加强海军力量来阻止更多的外来非法捕捞,但是塞当农认为“声明和行动之间还是有差别的。”,他在邮件中告诉中外对话:“政府是否真的有意愿应对非法捕捞,还要看当地海岸护卫队的运营费用是否提升,以及政府是否明确的行动进行军队改革,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而对于区域监管的问题,他认为这次的事件可能是促进区域应对机制形成的契机,“就像区域性的犯罪或污染一样。”但目前他对此并不看好。
 
此外,这一事件也体现了海洋转运泛滥导致的巨大问题。世界海洋保护组织高级活动主管贝斯·洛厄尔曾告诉中外对话,海洋转运可能会对渔业资源的管理和可持续性产生深远影响。不法分子有机会把非法货物掺杂在合法渔获中,作为合法货物出售,趁机洗白非法渔获。而冷藏船抵达港口后不一定会受到检查,也无需提供捕捞证明,这严重损害了海产品来源的可追溯性和透明性。由于监管架构薄弱,海上转运不会核查渔获量,也无法对可能存在的跨国犯罪活动进行监控。
 
洛厄尔还指出,有了转运,渔船就能在海上停留好几个月,甚至超过一年,这不仅有损管理部门对公海渔业的监管和控制,而且增高了非法捕捞及侵犯人权等可疑行为发生的几率。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