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中国试行新措施以减少弃风电量

中国试行新措施以减少弃风电量

28.12.2015
喻捷
 
中国大力发展风力发电,但上网难依然阻碍着其风电潜力的发挥。
 
电力(图片来源:Bert Kaufmann)
 
中国发改委年末决定在甘肃、内蒙试点,此两省区可以将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就近消纳。这意味着中央政府已放弃短期内实现电网全额购电的目标,转而让地方尝试创造用电需求,以求可再生能源发电利用率的显著改观。
 
中国已成为全球可再生能源大国,然而,可再生能源上网难的问题,已困扰行业多年。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用电需求下降,风电和光伏发电上网难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恶化。
 
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中国风电弃风电量大幅增长,全国弃风电量175亿千瓦时,浪费约等于87亿元人民币(13.6亿美元),平均弃风率15.2%,同比上升6.8个百分点。风能资源丰富的西北和东北各省成为弃风限电的集中区域。光伏发电的弃光电量也接近10%。
 
“只要政策不违反法律法规,不影响电力安全稳定运行,又有利于实现就近消纳,就可以试行。” 一份由国家发改委发布的鼓励风电和光伏就近消纳示范的文件,并未就如何消纳提出具体办法,字里行间却大有放手之意。有分析人士认为,文件实质上是鼓励试点两省区将东部的高耗能产能吸引到西部。而地方上为此探索的新机制,例如大企业直供电机制在可再生能源利用上的尝试,也将获得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
 
这份文件也反映出监管部门多年来对于电网弃风现象的挫败感。自2005年开始,可再生能源优先上网、电网全额收购可再生能源的政策要求,出现在全国人大通过的法律、电力监管委员会的文件和十二五规划,然而弃风、弃光现象一年比一年严重。
 
之所以形成这样的局面,既有老问题,也有新问题。老问题是制度上的,由于部门分割,发电和输电在规划阶段即缺乏协调沟通,电网建设跟不上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发改委批准火电项目时,给予发电小时数的政策,让火电发电设备即使效益不高,依然少有关停的现象。新问题是经济新形势下,电力需求已大大低于放缓的经济增速,但装机势头依然不减。今年上半年,全国用电需求只增长了1.3%,而同期,电源装机增速却超过用电需求增速14个百分点。其中风电2014年新装机同比增长40.8%,火电2015年上半年新装机2343万千瓦,同比上升了55%。如果说,风电装机的高速增长符合中国实现2020年非化石能源在一次性能源消费中占比15%的目标,那么在产能过剩、空气污染已成全民公敌的今天,火电大跃进就非常令人费解。
 
上述现象在某些地区更为突出。最近《瞭望东方周刊》对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谢国辉的采访透露,东北地区电力产能过剩,总装机容量达到最大用电负荷的2.7倍,但上半年用电量同比下降2%。东北的煤电机组占总装机的70%以上,需求空间有限的情况下,如果风再大些,弃风率就更高了。
 
供大于给愈演愈烈,导致发电企业效益很低,据统计,火电机组的利用率只有49.6%。据中电联统计,目前的风电设备年度平均利用小时数是1002,而按照目前风电开发成本计算,一般要达到2500小时才有盈利空间。
 
可再生能源上网不力,既有制度上的缺陷、需求的不足,还有技术上的瓶颈。风能是波动的,所以需要其他电源的机组来补充,以保证电网供电的稳定性。但在中国风电发达的省份,能够帮助调节风电波动的抽水蓄能和燃气等电源的比重只有3%,而调节波动能力较弱的煤电却高达76%。冬季供暖期间,因为热电联供(即用发电的余热来供暖),煤电机组为风电调峰的能力更加降低。因此,冬季风大,弃风却更加严重。
 
这种种阻力导致了鼓励就近消纳的新导向。两省区示范值得关注,但也不难看到新方向面临的挑战。近年高耗能产业的产能严重过剩,东部企业还有动力去承担高昂的搬迁成本,以迁移到西部吗?当地能有多少新建的高耗能项目参与试点?而且,两省区所在的西部,生态系统脆弱,是否能承受高耗能产业所带来的染污?这都是试点中值得关注的问题。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