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杨晓红

2012年3月16日

志愿者和官方人员们在一场反对盗猎鄱阳湖珍稀鸟类的战斗中处于劣势。杨晓红报道。 

总面积接近4000平方公里的鄱阳湖是全球重要湿地之一,也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

在湖区,每年前来越冬的候鸟达到87种,其中11种属于全球性珍稀鸟类。每年到达湖区的天鹅接近10万只(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数据),全世界近一半的鸿雁白头鹤白枕鹤,以及超过全世界95%的东方白鹳和98%的白鹤每年都会在此越冬。尤其对总量不过3000只的白鹤而言,鄱阳湖已是全世界白鹤最后的迁徒家园。

据民间估测,号称亚洲最大越冬候鸟栖息地的鄱阳湖,南迁而来的候鸟种群数量规模已经年年下降,目前其候鸟数量仅约相当于10年前的1/10,甚至有人将这里视作中国南方的“可可西里”。关于候鸟盗猎与反盗猎的较量一直在继续。

“天网”迷魂阵

渔民老徐在湖区生活了大半辈子,对水里的鱼、水上的鸟非常熟悉。他讲,每年9月底10月初,鄱阳湖的候鸟便渐渐多起来,它们从与长江相接处的湖口进入大湖区,然后一路在湖内辗转南下,2月中旬,先头迁徒候鸟已经到达新建(县)一带湖区,直到2月底陆续回迁。“4月谷雨前后,鄱阳湖里的鸟就差不多飞光了。”

丰水期的鄱阳湖,烟波浩渺水天一色,但一旦进入次年冬春枯水期,便水落滩出枯水一线。来自全国各地的爱鸟志愿者们穿着长筒雨靴就能穿越鄱阳湖中心地带,清浅的湖水仅仅高出脚踝20厘米左右。

“今年冬春一直干旱,加上三峡截流后上游来水减少,今年枯水水位明显比往年还低了近半米”,来自南昌市的一志愿者称。这种气候状况也给候鸟带来了致命危险:不仅食物减少,而且盗猎者可以更轻松进入它们的栖息地或觅食地了,每年春节前后的盗猎高峰时期情况尤甚。

当湖底稀软泥巴上出现越来越多三叉形水鸟脚趾印时,湖区人人都熟悉的捕鸟天网也出现了,并且愈往湖中心去,天网下得愈密。

天网是一种非常简单的捕鸟工具,制作成本相当低廉,只需每隔30米—50米往湖底插一根竹竿,竿上再绑上有拳头大网眼的细线粘网。网子不高,3米左右,但很长,大多一眼望不到头。通常两三公里一张网,也有的长达5公里,从湖区一直延伸至了湖中三山、泗山跟前的大片滩涂。

但就是这种简单粗陋的粘网,却成了众多候鸟的葬身之所,几乎每一张天网上都有候鸟的尸体。在不足两米范围内,一连三只鸿雁触网身亡:它们无疑都曾挣扎多时,脖子上的丝线反复绕缠了几十道。10多名志愿者经过两三个小时的努力,才清除了不到两张天网,总长度接近7公里,而撑网的竹竿仍延绵不绝。“遍地都是,仿佛走进了一个迷宫或者迷魂阵”,当地一熟悉情况的志愿者介绍。层层天网架在数千只越冬候鸟觅食或归巢的途中,令它们的回家之路变得凶险无比。正是这重重机关,让不少候鸟在夜晚急于返巢时或雾气浓重时意外丧生。

当地志愿者推测,今年候鸟季节又有上千只候鸟被天网猎杀。而通过其他方式被盗猎的候鸟,则由于盗猎方式隐蔽而无从统计。按护鸟人黄先银估计,其中小天鹅占七成以上。
 

更多文章内容请看中外对话网站:

http://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how/single/ch/4811-Swan-song-at-Poyang-Lake

话题:



0

推荐

中外对话

中外对话

2591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中外对话”是世界上第一个中英双语环境网站,以报道、讨论中国环境问题为中心,为国内外不同观点交流碰撞提供平台。我们认为,中国面临的气候变化、物种消亡、污染、水资源匮乏、食品安全等问题同时也是全球公众面临的挑战,而应对这些挑战需要全世界达成共识、共同努力。https://www.chinadialogue.net/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