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林明彻
杨富强

2012年3月8日  

中国发改委确定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湖北、广东和深圳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外界认为,这是中国在做绝对碳减排的准备工作。在近几年,北京、上海和天津相继成立了有关交易中心,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教训,为上述工作奠定了很好的基础。但俗语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们就试点工作提出如下建议:

CO2减排规划要尽早明确排放转折点(排放顶峰)

按照目前的碳排放速度,不加制约的话,到2020年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将可能占世界总排放的25-30%。目前中国大城市的人均碳排放已超过世界上许多大城市。在中国的许多城市和省级碳排放规划中,很少做出有转折点的CO2减排路线图。城市和省级的长期(2030,2050)规划中,能源消费和CO2排放仍是上升趋势,支撑工业、制造业等高能耗产业的发展。这种指导方针,仍是把经济发展与能源和碳排放挂钩,而不是脱钩。这种规划会固化高能耗的发展模式、方式和经济结构,产生对高碳排放发展路径的依赖,使今后的任何改变都要付出更高成本。因此在城市和省级CO2减排规划中,应对气候变化的规划要有较长的时间段(2050,至少到2030),并标示出CO2排放上升阶段、排放顶峰和下降阶段。排放的倒“U”曲线的顶峰应尽早出现。譬如,城市减排规划应在2020与2025之间出现顶峰,而省级减排规划应在2025与2030之间,甚至更早的时间段出现顶峰,以应对日益严峻的气候变化的挑战。减排顶峰期出现越迟,以后付出的成本越大。这样的减排规划使总量控制目标趋严,也符合投资者的预期,即碳交易市场的价格走势趋高,从而鼓励减排。当总量控制目标为绝对量减排(顶峰以后),成熟的碳排放交易市场就能充分发挥它的功能。

做好以控制和降低煤炭消费总量为核心的能源规划

在五市二省范围内严格控制煤炭的消费总量,并令其逐年下降。这些城市和地区的人口密度高、空气污染严重,空气中大部分污染物来自煤炭燃烧和汽车燃油尾气排放。城市在严格控制煤炭消费总量的同时还要注重引入清洁能源,尤其是天然气。在制定城市能源规划方面,北京已经成为先驱, 煤炭消费总量在“十二五”末比2010年减少600万吨。中国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已经有了长足发展,其中太阳能、风能和地热能都得到广泛的应用。政府要制定相关的政策来鼓励清洁能源的发展。在碳指标的总量控制和分配、碳基金的使用上, 要鼓励清洁能源(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替代煤炭的项目和行动,并给予较高的权重。

地方立法工作要先行

碳排放权交易和碳市场建立的首要条件之一,是要有坚强的法律体系作为依据和支柱。碳市场与金融市场、股票和证券市场一样,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交易产生,也随之会发生各种商业纠纷,需要有力的法律为依据,进行裁决与惩罚。有些相关机构,例如监管体系和核查体系,要有明确的管理权限的授权,能够及时处置和处理产生的问题。各试点省市的人大常委,根据碳排放权交易的特点和要求,公布专门的法规和法令,规范、指导和约束各利益攸关方,其中包括有关政府部门和交易中心。地方发改委不能也不应该充当裁判者。试点的五市二省都有很强的地方立法权限和实践经验,可以先行先试。

文章更多内容请看中外对话网站

 http://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how/single/ch/4797-Design-tips-for-a-carbon-market

话题:



0

推荐

中外对话

中外对话

2591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中外对话”是世界上第一个中英双语环境网站,以报道、讨论中国环境问题为中心,为国内外不同观点交流碰撞提供平台。我们认为,中国面临的气候变化、物种消亡、污染、水资源匮乏、食品安全等问题同时也是全球公众面临的挑战,而应对这些挑战需要全世界达成共识、共同努力。https://www.chinadialogue.net/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