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撰文 | 对话地球

6月8日是世界海洋日,对话地球团队挑选了我们所爱的“关于海洋的一切”。  

▲帆水母(Velella),一种生活在世界范围内的温暖和温带水域的水母。

关于海洋的正面叙事似乎越来越少。海洋温度飙升、珊瑚白化、塑料污染以及过度捕捞困扰着全球海洋,也占据了我们的头条新闻。

为了庆祝世界海洋日,我们决定采访一下自己的同事,看看海洋最让他们喜欢的是什么,以此来提醒我们有很多东西值得去拯救。

南露脊鲸

费尔明·库普,拉美地区主编 

▲在阿根廷瓦尔德斯半岛普韦尔托马德林附近的海面上,一只好奇的南露脊鲸正在看镜头。图片来源:Alamy

每年5月到12月是南露脊鲸的交配季节,这时,它们会聚集在阿根廷马德林港附近的海域。而游客们也会蜂拥而至。他们要严格按照规定,在岸边或乘船观赏南露脊鲸,这种长达16米的鲸鱼会在离岸不远的海面跃出,场面壮观。几个世纪以来,商业捕鲸曾一度导致南露脊鲸的数量急剧下降,好在它们的数量已经有所恢复,目前,南露脊鲸已经成为全球三种露脊鲸中数量最多的一支。尽管如此,这些冷静又好奇的动物,仍可能面临被商业渔船误捕和噪音污染的威胁。保护它们仍非常重要。

巴遥人

费德里斯·萨特利亚斯坦迪,东南亚海洋内容编辑

▲马来西亚东部沙巴州马伊加岛上,一位身着木制护目镜的巴瑶族潜水员正休憩于船上。图片来源:Alamy

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沿海地区世代散居着大约100万巴遥人(Bajo,亦拼写为Bajaw、Bajau或Sama-Bajau)。作为无国籍的海上游牧民族,巴瑶人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度过,并且以自由潜水技能闻名。他们会在很小的时候有意破坏耳膜,这样就能在水中下潜更久、更深而不会感到疼痛。他们平均可以在60米的水下停留超过10分钟。他们用木质的护目镜和简单的长矛来捕猎海参等生物。

石珊瑚

林子晴,助理编辑

▲香港海下湾海岸公园的多种石珊瑚。图片 © 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

香港是一座人口稠密、高度城市化的都市。令人惊讶的是那里有着丰富多样的珊瑚社区。事实上,那里的石珊瑚物种数量比加勒比海还要多。参观香港后海湾的海洋保护区时,那里生机盎然的珊瑚礁让我倍感震撼。当时我看见一对小丑鱼打着转躲到了一块珊瑚礁后面。这个迷人的场景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

瓦塔姆海洋国家公园,肯尼亚

布莱恩·奥巴拉,非洲影响力编辑

▲在肯尼亚瓦塔穆海洋国家公园,两只章鱼在珊瑚礁中相互缠绕。图片来源:Nirav Shah / Alamy

位于肯尼亚沿海的瓦塔姆海洋国家公园(Watamu Marine National Park)拥有150多种五颜六色的珊瑚,它们构成了一个充满生机的海底世界。主园区内鱼类就有500多种,周围区域还有数百种:威猛的鲸鲨、优雅的蝠鲼、章鱼和梭鱼,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喜欢的动物。这里也是绿海龟、玳瑁海龟和橄榄海龟等濒临灭绝的海龟的筑巢地。主园区的海滩上有专门观赏海龟的项目,值得一看。对于自然爱好者而言,这个国家公园是必游之地。

中华白海豚

崔绮雯,中国编辑 

▲中国广西南部三娘湾,一只浮出水面的中华白海豚。图片来源:Zhao Yi / Alamy

中华白海豚也被称为“海上大熊猫”,全球大约有6000头,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易危”物种。中国是这一物种的主要栖息地,生活着大约4000-5000头。在福建,渔民们相信这种海豚会带来好运,称其为“镇海鱼”。中华白海豚喜欢生活在深度不超过25米的浅水区,但这些水域往往也是捕捞活动的重灾区。中华白海豚对栖息地很挑剔,因而成为海洋环境质量的指示生物。

海鹦

丹尼尔·克雷西,海洋编辑

▲一只海鹦在冰岛海岸附近的大西洋海域捕食鳗鱼。图片来源:Thanayu Jongwattanasilkul / Alamy

要让一名海洋编辑从大不列颠群岛周围生活的动物中选出自己最喜欢的,那恐怕数量要多到令人发指:是选在英吉利海峡海面上拍打鱼鳍的太阳鱼,还是选旱地拔葱般从海底出走的扇贝,或许是选苏格兰海滩上和你一起玩耍的海豹?可是海鹦舞动着自己短粗的翅膀挣扎飞翔的样子着实令人忍俊不禁。它们着陆时的样子大多毫无优雅可言,但在水下却像游泳运动员一样。海鹦也受到栖息地丧失和气候变化的威胁,如果如此呆萌可爱的鸟儿消失了,那岂不是一场悲剧。

坦吉海滩,冈比亚

凯巴·杰方,西非地区编辑

▲在冈比亚的坦吉海滩,渔民们正归来卸货,商贩们则在等待着渔获。图片来源:Anna Stowe Travel / Alamy

坦吉海滩(Tanji Beach)是冈比亚最繁忙的渔获登陆点之一。每天下午3点到7点,这里便人头攒动,为了省钱,人们直接从鱼贩(大多为女性)那里买鱼。甚至,国家总统巴罗适不适合也会到访!海鸟也是这片海滩的一大亮点。人类吃剩的食物引来觅食的海鸟,而这些鸟又吸引游客前来观鸟。坦吉是大西洋送给冈比亚的礼物,这里的一切都让人倍感亲切清新。这片海滩每年有六个月的时间禁止夜间捕鱼,不止是为了让鱼类种群能够恢复,也为了防范6月到10月间的危险风暴。然而,目前主要为外国所有的大型拖网渔船却不受该禁令的影响,这给当地经济带来了很多问题。

绿海龟

格里萨琳·钟西里瓦特,东南亚合作伙伴关系经理 

▲马来西亚东部沙巴州的龟岛海滩上,刚孵化出的绿色海龟宝宝正从沙洞里爬出来。图片来源:Stanislav Halcin / Alamy

绿海龟是世界上最大的硬壳龟,重量可达180公斤。全球共有7种海龟,泰国分布有5种,绿海龟便是其中之一。绿海龟的筑巢地位于泰国湾和安达曼海。极少数情况下可以看到雌性绿海龟在攀牙岛和普吉岛安静的海滩上产卵。当地人和海洋生物学家对这一现象倍感欣喜,并争相对这些龟蛋进行保护和孵化,并在适当的时机把孵化出来的幼龟放归海洋。

梅德斯群岛,西班牙

伊利斯·奎萨达,行政 

▲西班牙东北部加泰罗尼亚海岸附近的梅德斯群岛,因其海洋生物资源丰富,深受研究海洋生物的科学家和学生团体喜爱。图片来源:Sergi Boixader / Alamy

梅德斯群岛(Medes Islands)是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一处海洋天堂。长期以来,这些岛屿吸引着科学家前往那里研究水下生物,但直到上世纪80年代,梅德斯群岛才最终获得保护地位。学校经常组织学生到岛屿周围游学旅行。孩子们乘着有水下观景仓的小船观赏那些生活在红珊瑚周围的形形色色的鱼类、以及海星、石斑鱼,甚至还有海豚。

潮间带水坑

孔兆森,制作助理 

▲苏格兰西部艾尔郡的杜恩雷城堡附近海岸,一家人正在水坑前玩耍。图片来源:Alister Firth / Alamy

最近我去苏格兰充满野趣的阿德纳默亨(Ardnamurchan)半岛旅行。这次旅行让我重新发现了一种在海边消遣的方式——潮间带水坑(即退潮时海水在低凹处贮留形成的水坑),每一个在不列颠群岛长大的人恐怕对此都不会陌生。英国许多岩石海滩并不适合晒日光浴,但非常适合在潮水褪去后去“寻宝”。退潮后留下的一小洼海水里生活着各种迷人的生物:寄居蟹、等指海葵、鲇鱼、墨角藻,如果幸运的话还能发现海鼠。有证据表明,花时间去亲近自然,会让我们更关心自然保护。所以快穿上长筒雨靴、拿起水桶去赶海吧!

本文首发于对话地球网站。

 

话题:



0

推荐

Dialogue Earth

Dialogue Earth

2625篇文章 2小时前更新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