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撰文 | 露易丝·泰, 拉希德·苏迈拉

世贸组织限制渔业补贴的谈判陷入僵局,另一条途径可能会给环境和人类带来益处。

什么是人类发展指数(HDI)?

人类发展指数是联合国根据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预期寿命和教育水平对各国进行的排名。

这些低HDI国家往往管理能力较弱,脆弱鱼类种群数量也较多。与此同时,他们还可能面临少数发达国家远洋船队的压力。

国际层面的进展和阻碍

尽管人们普遍认识到,要想确保渔业的可持续性,就必须取消有害补贴,但这项工作却停滞不前。最近一次关于此类补贴的国际谈判于2024年2月在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sation ,简称WTO)的主持下举行,其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2022年,世贸组织成员国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同意禁止为促进非法、未报告和不受管制(illegal, unreported and unregulated, 简称IUU)的捕捞活动,禁止为过度捕捞和公海上的捕捞活动提供补贴。

相比之下,今年的谈判却以失败告终,未能制定出第二套更广泛的规则,以禁止更普遍导致产能过剩和过度捕捞的补贴。除此之外,截至2024年3月,2022年达成的协议仅得到了71个世贸组织成员国的批准,而该协议需要110个成员国的批准才能生效。因此,许多政府仍在用补贴助长对海洋的过度开发及其造成的不公。

▲在海地太子港贫民区太阳城附近的水域,渔民们正在整理他们的渔船。图片来源:Dieu Nalio Chery / Alamy

更公平的前路

自21世纪初以来,我们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小组一直在研究不同类型渔业补贴的数额和它们的影响。最近,我们观察了30个最不发达的沿海国家,并提出了一个问题:重新分配有害补贴,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帮助渔民摆脱目前的贫困?我们发现,这30个国家渔民的平均收入远低于世界银行的极端贫困基准,即每人每天1.90美元。简而言之,普通渔民没有足够的钱来满足其基本生活需求。这会危及他们家庭和所在社区的福祉。

就渔业而言,一方面是破坏环境的捕鱼方式正在享受政府的补贴,另一方面是沿海渔业社区生活在赤贫之中:后者首当其冲地受到资源过度开发的影响。显然,政府并没有把公众的钱用在正处。与其补贴过度捕捞,难道不是将这些资金用于缓解渔民的贫困更有意义吗?我们的研究表明,要让世界上30个最不发达沿海国家的渔民摆脱极端贫困,每年大约需要花费约26.5亿美元。2018年,这30个国家的有害渔业补贴总计为8.5亿美元。但其中11个国家的有害渔业补贴支出足以使其渔民摆脱极端贫困。这意味着缓解渔民贫困的办法就掌握在这些国家自己手中。

正确的做法

将原本用于补贴有害渔业的钱用来帮助沿海渔业社区脱贫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办法,因为这可以实现双重效益:既有利于生物多样性,也有利于人类社会。这样一来甚至可以绕过陷入僵局的世贸组织谈判;没有一个国家会处于不利地位,因为每个国家都只是调整了国家补贴的对象而已。就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而言,这种调整将直接有助于实现以下几个目标:目标14.6,即到2020年,取消某些有害渔业补贴(已逾期);目标1,无贫穷;目标2,零饥饿。在进行这一调整之前,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厘清。用什么机制转移资金,以及谁有资格获得资金,只是其中的两个关键问题。不过,已有很多国家和国际社会的援助方案可供参考。

近年来,特别是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围绕基本收入的争论势头越来越大,其核心原则是向一个国家中的部分人口提供最低水平的收入。例如,西班牙和多哥为穷人和弱势群体提供最低水平收入,以应对疫情引发的经济动荡。终止有害补贴带来的好处不止是结束不可持续捕鱼方式造成的损害。它还可以使渔民摆脱极端贫困,让社会、人类健康和环境获益。本文首发于对话地球网站。

■ 露易丝·泰(Louise Teh),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海洋与渔业研究所副研究员。

■ 拉希德·苏迈拉(Rashid Sumaila),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海洋与渔业研究所和公共政策与全球事务学院教授。

 

话题:



0

推荐

Dialogue Earth

Dialogue Earth

2617篇文章 9小时前更新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