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撰文 | 凯巴·杰方, 萨利·尼亚坎扬加, 邓肯·姆博亚

三位记者探讨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实现全民电力覆盖的障碍和益处。

▲俯瞰南非东开普省贝德福特(Bedford)村的风力涡轮机。图片来源:Harold Gess/Alamy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都在努力实现全面的电力覆盖和清洁能源转型。在非洲,超过6亿多人无法获得电力供应,而这给该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带来了持续的负面影响。目前距离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7(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 7),即“确保人人获得负担得起的、可靠和可持续的现代能源”只剩下六年的时间了,这一能源危机显得前所未有的紧迫。非洲各国普遍存在这些能源问题:基础设施薄弱、资金不足、可靠而清洁的能源接入率低,以及能源供应不均且主要集中在城市等等。

在许多国家,发电量不足严重影响了发展目标、基础公共服务以及生活质量。包括教育在内,许多部门的工作以及人们的日常活动都只能在白天进行,医疗卫生服务更是受到严重影响。尽管某些国家情况有所改善,但非洲大陆的整体情况却在恶化。2019年至2021年间非洲无法获得电力的人口数量增长了4%。与此同时,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简称IEA)的数据显示,肯尼亚、卢旺达、加纳等较富裕的国家有望在2030年实现全民电力覆盖。可再生能源或许能帮助非洲扳回一城。随着几个大型项目的即将启动,非洲国家在缩小能源供应缺口方面正在做出哪些努力?这些计划又面临哪些挑战?

东非

东非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实现全民电力覆盖,且电力普及水平差异巨大。肯尼亚目前是电力覆盖率最高的国家,在2018年达到了75%,其次是坦桑尼亚,2020年估计接近38%。与之相对应的是,邻国布隆迪2021年的电力覆盖率仅有10%。布隆迪、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卢旺达和苏丹的电力供应主要依靠可再生能源。

尽管东非各国扩大电力生产的战略存在很大差异,但他们一直都在协调努力改善能源供应,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2005年建立的东非电力联盟(Eastern Africa Power Pool,简称EAPP)。该组织的目标是通过扩大电网间的互联互通,来实现电力供应的全覆盖。东非的大型经济体也在制定自己的清洁能源战略。经过旷日持久的法律斗争之后,肯尼亚放弃了在港口城市拉穆(Lamu)修建燃煤电站的打算,随后开始推进通过地热、太阳能和风能进行可再生能源发电的计划。到2021年,肯尼亚约81%的发电量来自可再生能源。政府也一直在探索建设绿氢生产设施的可能性,并在2023年发布了该行业的发展计划。近年来,水电一直被奉为解决能源供应问题的答案。截至2019年,水电在非洲电力生产中所占比重平均为17%。

然而,气候变化导致降雨模式愈加不稳,致使水电的可靠性降低。这导致了在区域性的电力需求增长的情况下,电力供应就会出现缺口。尽管如此,一些东非国家仍对水电寄予厚望。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便是该国推进的低碳能源议程中的重头戏。大坝完工后,装机容量将达到近6.5吉瓦,是非洲最大的水电设施。

与此同时,坦桑尼亚的鲁菲吉(Rufiji)水电项目预计于今年投入运营。太阳能也很受欢迎。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的数据显示,目前东非已经官宣或在建的公用事业规模太阳能光伏电站共有27座,总发电能力近2.6吉瓦。但要特别注意的是,这些项目中有不少都是外国实体所有或由外国实体提供资金的。东非可持续能源与气候行动民间协会(East African Civil Society for Sustainable Energy and Climate Action)主席里查德·金博瓦(Richard Kimbowa)称,东非各国政府普遍缺乏投资大型项目所需的前期资金。肯尼亚要靠欧盟的融资才能实现自己的绿色氢能发展计划。埃塞俄比亚则要借助债券销售、国内投资以及来自中国银行的设备融资等多种方式来完成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的建设。乌干达的尼孔戈(Nkonge)太阳能发电厂的所有方是一家欧洲能源投资公司。

金博瓦指出,除此之外,东非还愈发依赖公私合营制(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简称 PPP),即政府和私营实体达成长期协议,利用公共资金降低项目风险从而吸引私人投资者的模式。肯尼亚的地热项目和乌干达的布贾加利(Bujagali)水电站都采用这样的安排。尽管采用公私合营制能够让非洲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在审批和融资方面获得一些便利,但却面临一些挑战。例如2016年,津巴布韦经济政策分析与研究部门(Zimbabwe Economic Policy Analysis and Research Unit)表示,过度依赖外部专家和咨询公司导致此类项目的总成本增加,并阻碍了当地专业领域知识的增长。在乌干达,一项有关公私合营制相关主要风险的全国性研究发现,能源部门面临着30多项风险,其中包括项目成本不断膨胀和政府干预。

西非

西非的电力覆盖率差异很大。加纳、尼日利亚以及塞内加尔等较大经济体的城市电力覆盖率超过了80%。这表明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电力覆盖率呈稳定增长。与此同时,布基纳法索、尼日尔、塞拉利昂等国则较为落后,覆盖率仅在55%至65%左右。

该地区仍有许多人要靠燃烧木柴和木炭来做饭和取暖,所以大多数国家仍将化石燃料作为首选的电力来源。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nomic Community of West African States,简称ECOWAS)的一份报告显示,2021年西非42%的电力来自天然气,37%来自石油产品。报告称,太阳能已经成为西非的一个重大机遇,也是增长最快的电力来源:仅2021年就增长了48%,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该地区一些能源初创企业的建立。2020年,国际能源署称太阳能光伏在非洲许多地区已经成为最价廉的能源,并且将在2030年之前成为整个非洲大陆最价廉的能源。然而,西非需要更多资金来满足自身的能源需求。和整个非洲大陆的情况一样,许多国有公共事业公司财务状况不佳。2023年国际能源署的一份报告称,很多电网没有资金进行现代化升级,如可再生能源并网。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人们启动了倡议。2021年,世界银行集团资助了区域电力接入与电池储能技术项目(Regional Electricity Access and Battery-Energy Storage Technologies Project),以增强萨赫勒(Sahel)(非洲西部和中北部半干旱地区,从塞内加尔向东一直延伸至苏丹)的一些脆弱地区的电网连接。该项目耗资4.65亿美元,目的是推动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区域电力监管局(Regional Electricity Regulatory Authority)的能力建设,并加速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和尼日尔的能源供应覆盖。2022年12月,世界银行还批准了价值3.11亿美元的区域紧急太阳能发电干预项目(Regional Emergency Solar Power Intervention Project),以协助乍得、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多哥增强其可再生能源并网能力,同时强化区域一体化。该项目的目标是通过安装106兆瓦的太阳能光伏发电装置,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简称IRENA)2020年的一份报告总结称,西非可再生能源发展前景普遍乐观,并称该地区拥有充足的资源发展经济。报告还表示,跨境能源贸易的改善将使民众和企业获得更多可靠且负担得起的电力。

南部非洲

2007年以来,该地区一直受能源短缺的影响。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outhern Africa Development Community)经济集团2019年的一份报告指出,这是由于基础设施老化、能源政策和监管工具薄弱以及可再生能源价格过高导致,而且, 2019年该地区的人口电力覆盖率大约为50%,而农村或偏远地区的这一比例则低至32%。南部非洲拥有丰富的可再生资源,尤其是太阳能,但目前可再生能源仅占总发电能力的一小部分。然而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的数据显示,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的可再生能源占比增长迅速,从2015年的23%增至2018年的近39%。

但是,该地区大多数国家都在使用煤炭,国家如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则主要使用石油和天然气,这让当地可再生能源的潜力难以发挥。约翰内斯堡大学(University of Johannesburg)社会学教授帕特里克·邦德(Patrick Bond)告诉对话地球,这些因素正在减缓可再生能源的扩张步伐。他表示,在南非,煤炭、石油和天然气领域的既得利益集团已经从历届政府处获得了巨额补贴,这对能源转型构成了重大的阻碍。在莫桑比克,意大利石油和天然气集团埃尼(Eni)于2022年开始商业化生产天然气;同年,壳牌和道达尔能源(TotalEnergies)宣布了在纳米比亚的海上石油和天然气项目,不过产出最终大部分都将用于出口。

尽管如此,可再生能源正迅速成为满足南部非洲工业需求的有用资源。在赞比亚,第一量子矿业(First Quantum Minerals)正在建设一个430兆瓦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包括了230兆瓦的太阳能光伏发电和200兆瓦的风电,项目将要为旗下的两座矿山供电。而津巴布韦的奇潘加伊可再生能源科技园(Chipangayi Renewable Energy Technology Park),将纳入太阳能光伏、绿色氢能生产与储存、燃料电池以及锂离子电池等产业。尽管各国采取了一些措施推广可再生能源,但对许多人来说可再生能源仍然遥不可及。

邦德表示,例如在南非,安装太阳能光伏装置的大多是中产阶级家庭。他担心这可能会阻碍未来的电力交叉补贴,最终影响较为贫困的家庭。此外,南部非洲也在正在发展大型水电项目,如莫桑比克的姆潘德·尼库瓦(Mpande Nkua)大坝和刚果河上的印加大坝(Inga)两个拟建项目的重启就是例证。但在厄尔尼诺现象影响下,严峻的干旱导致一些南部非洲国家进入灾难状态,这让赞比西河(Zambezi River)上原本为了给津巴布韦和赞比亚提供可靠电力的卡里巴(Kariba)大坝难担其责。

结语

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而言,要实现到2030年所有人都能用上可负担、可靠和可持续的现代能源这一目标,虽然具有挑战性,但也并非全无可能。而气候变化带来气温走高与极端天气的影响,在电力覆盖水平差异悬殊的非洲各国中尤为明显。因此,区域合作,以及公平、广泛地推广可再生能源,也许是取得成功的最关键的因素。本文首发于对话地球网站。

■ 凯巴·杰方(Kebba Jeffang),对话地球西非地区编辑,常驻冈比亚,2022年加入对话地球。在此之前,他曾为冈比亚本地媒体Foroyaa、Malagenin和中国国家新闻通讯社新华社等国际媒体撰稿十多年。他主要的兴趣领域包括调查和报道气候变化、环境以及非法捕捞、过度捕捞等海洋问题。

■ 萨利•尼亚坎扬加(Sally Nyakanyanga),驻津巴布韦记者,专注于气候变化、性别平等、人权和发展/人道主义报道。二十多年来,她一直在为地方、地区和国际出版物撰稿。

■ 邓肯·姆博亚,记者,常驻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专门撰写科学类文章。

 

话题:



0

推荐

Dialogue Earth

Dialogue Earth

2617篇文章 9小时前更新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