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撰文 | 林子晴

科学家制定了指引,正将应对气候变化的策略纳入保护区设计。

 

因此,科学家建议把海洋保护区素来固定不变的设计,变得更灵活、具适应性。亚利桑那大学海洋生物学家阿德里安·蒙圭亚-维加(Adrian Munguia-Vega)说:“再过十年,你想要保护的东西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要么是(因为气候变化)它们都迁走了,要么是你原来希望提高其韧性的生态系统网络,已经分崩离析了。”2022年,各国在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上,一致同意在2030年前将全球30%的海洋和沿海地区纳入保护(即30×30目标),令科学家愈发意识到提高海洋保护区成效的迫切性。为了回应此需求,阿德里安和其他50名科学家以及保育专家在2023年10月的《一个地球》期刊(One Earth)发表了一份“气候智能型海洋保护区设计指南(Guidelines for designing climate-smart marine protected areas)”,就如何支持海洋动物及其栖息地应对气候挑战,提供了21项建议。中外对话海洋采访了该研究的联合负责人、斯坦福大学海洋保育专家努尔·阿拉菲-达尔莫(Nur Arafeh-Dalmau)。他表示,海洋保护区是一项投资,要让其发挥最大作用,就必须把气候变化融入其设计中。他还说,“不这么做,我们就可能无法得到预期的结果。”

南加州湾的气候适应

在设计海洋保护区时要考虑到气候变化,并非新颖的想法。科学家就此讨论了至少二十年,但真正付诸行动的例子不多。上述的《一个地球》论文所研究的加利福尼亚州海洋保护区网络,以及英国的很多保护区,都没有在设计上考虑到气候适应的问题。

什么是海洋保护区网络?

一个由多个海洋保护区组成的集群。其中每一个海洋保护区在规模和保护等级上各不相同,但都以互惠互利的方式开展合作。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说法,相比单个保护区,这样的网络能更好地实现生态目标。

阿德里安说,海洋保护区欠缺气候变化适应措施,或与保育人士缺乏可参考的科学数据有关。为填补信息空白,努尔和阿德里安在内的海洋科学家网络分析了南加州湾2010年代海面温度等的数据,模拟了未来的海洋状况。南加州湾生态区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康塞普申角(Point Conception)和墨西哥南下加利福尼亚州的彭塔阿部瑞欧荷斯(Punta Abreojos)之间,沿海和内陆海岸线总共长达2700多公里。这个以资源丰饶而闻名的海湾,支持着丰富的生态系统和渔业经济。但它也是海洋气候变化的热点,处于海洋快速变暖、酸化、脱氧的前沿,承受着日益频繁的海洋热浪、飓风等的极端天气事件影响。努尔和阿德里安的研究预测计,受这些气候变化影响,到了2100年,该地区的物种幼苗密度(包括龙虾、鲍鱼、海胆、美丽突额隆头鱼以及海参),和它们从一个栖息地迁徙到另一栖息地的能力,可平均降低50%。

▲南加州湾卡塔利娜岛附近礁石上的海参。图片来源:Kevin Griffin / Alamy

当幼苗随洋流漂行时,途经的一些的栖息地和繁殖地可能已经遭到了极端天气的摧毁。同时,海水变暖会加快它们的代谢和呼吸,缩短其幼苗期,进而缩小这些物种的迁移范围。以阿德里安的话来说就是:“幼苗不会像以前那样,有充足的时间到达下一块栖息地了。”南加州湾生态系统是由一个个的栖息地组成。这些栖息地的补给有赖于幼苗漂流促成的联系。但当幼苗流漂的能力降低,保护区网络的生态连通性降低,栖息地将变得更加孤立,灭绝的风险随之增加。

阿德里安解释说:“整个海湾系统的韧性将大大降低,种群崩溃的风险也会增加。这意味着我们要提高联通的栖息地密度。”这项研究建议,在制定南加州湾海洋保护区网络计划时,必须考虑预期的物种幼苗扩散范围,必须扩大网络覆盖区域,提高其密度,并且更加重视具“垫脚石”作用的栖息地(stepping-stone habitats),即物种迁移时会经过的栖息地。研究还建议,海洋保护区应尽量不限期,如果永久保护之举不可行,也要把保护区有效至少延长至25年以上,并提高保护等级。一些保护区有一定的有效期,有些甚至是季节性,(例如在物种产卵期)以保护特定物种和栖息地。海洋热浪下,遭过度开发的物种需更长时间恢复,延长保护期限可更好地支持目标物种恢复。

关于跨境物种的国际合作

幼苗随洋流漂不分国界。上述的论文称,南加州湾约16%的海胆和海参幼苗会跨越美墨边境;有20%的本土美丽突额隆头鱼则会从墨西哥水域进入美国;由此可见,保护这些幼苗需要国际合作。然而,阿德里安称,美国和墨西哥两国政府几乎没有就如何确保这些幼苗顺利跨境进行沟通。他在论文中主张就开发和管理海洋保护区网络增加国际合作。努尔说:“几乎所有沿海国家都和邻国共享海洋,所以我们需要考虑这一点。”他认为,就海洋保护区展开跨境合作还可以促进国际参与,推动能力建设,甚至能够有利和平建设。加州鱼类与野生动物部高级环境科学家卡洛斯·米雷莱斯(Carlos Mireles)告诉中外对话海洋,该部门认同论文的发现。

事实上,该部门的一位研究人员是论文的合著者,该州其他机构也有代表参与了该论文的撰写。米雷莱斯还说,加州在2022年首次全面地審视了海洋保护区管理项目及更广泛的保护区网络所取得的成效。审查结果中的一项建议,是要求该州在管理项目的各个方面,纳入气候变化因素的考量。他表示,加州正在正式审议多个改善海洋保护区网络的提案。“政府机构之间的协调将成审议过程的重点。这也包括与墨西哥的州政府、部落政府、海洋保护区和气候科学研究人员以及其他合作伙伴之间的协调工作。”中外对话海洋还联系了墨西哥国家自然保护区委员会(Comisión Nacional de Áreas Naturales Protegidas),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归根结底还得减排

虽然海洋整体环境将会恶化,但或仍有一些被称为“气候避难所”的特殊区域,如岩石礁和海草床,能减缓栖息当地的物种所承受的影响。这而发表在《一个地球》上的研究建议优先保护这些区域。南加州湾的气候避难所是海带森林。阿德里安解释说:“热浪袭击海岸时,海带如果能够存活,生活在海带森林里的物种也便可以在热浪中存活下来。这些地方是建立海洋保护区的理想地点,因为你知道它们就比其他地区更有天然的优势。”相比保护更加脆弱的栖息地,保护避难所可以提高物种的存活率。

中外对话海洋还采访了北卡罗来纳大学研究热带水域和珊瑚礁的生物学教授约翰·布鲁诺(John Bruno)。和南加州湾等地不同,更加温暖的水域中气候避难所可能更少。“我们通常不知道避难所在哪里,因为热带地区真的没有地方可以不受变暖的影响。”布鲁诺表示支持向海洋保护区管理人员提供明确、务实的建议,从而减少气候变化的影响,但他也清楚更广泛的问题是什么:“归根结底,解决方案只能是减排……如果我们不能减缓变暖,一切都毫无意义。”阿德里安还强调了减排的紧迫性,并表示这是该研究背后的隐藏信息。他说,虽然科学研究可以指导当地的气候变化适应工作,但如果气温继续上升,海洋热浪的袭击更加猛烈和频繁,相关的生态系统就会瓦解。像海带森林这样的气候避难所也会消失,随之而去的还有成千上万依赖它们为生的物种。阿德里安总结道:“我们必须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否则这些事情会变得更加复杂,未来也不会很乐观。”

本文首发于中外对话海洋网站。

■ 林子晴是中外对话海洋的编辑助理,她亦是一名常驻伦敦的独立记者。

 

话题:



0

推荐

Dialogue Earth

Dialogue Earth

2608篇文章 7小时前更新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