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11.03.2016
琳达•潘驰·冈特
 
日本福岛核事故五周年到来,关于美国如何储存放射性材料的问题引发了一轮并不愉快的讨论。
 
图片来源: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
 
1942年12月2日,也就是在美国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第二年,科学家们在芝加哥大学Stagg Field看台下面,一个毫不起眼的壁球场帐篷里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座自持链式核反应装置。
 
但在当时那种环境之下,首个可控核裂变链式反应装置的研发成功并不是什么好兆头。此后,原子弹、核电站以及放射性核废料相继产生。
 
恩里克·费米(Enrico Fermi)和他的团队的确在芝加哥开创了原子时代,但是包括这个科研团队在内,当时的人们谁也没有想过如何管理由此产生的大规模放射性核废料。因此,即便到现在,高放射性核废料的长期管理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美国国家科学院曾就此提出过一些早期意见,比如将放射性废料遗弃到盐矿地区,并选择堪萨斯州的里昂作为处理地点。于是人们开始对此进行考察。然而不到三年,这个计划就因缺乏科学依据和深入研究的价值而被叫停了。
 
之后的一小段时间之内还出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建议,其中一些还真的拿到了资金支持。比如利用未来太空时代技术将放射性肥料发射到太阳上,或者掩埋到海底之下。不过还好这些想法最后都被放弃了。
 
而另外一个“核废料再加工”方案则被当时的杰拉德·福特(Gerard Ford)和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政府叫停了,因为有关方面担心这将会对外界释放出错误的讯息,美国当时试图推行核不扩散。
 
最终,美国政府选用了经美国能源部早期考察过的“地质处置库”方案。1982年,美国国会刚一通过《核废弃物政策法》(Nuclear Waste Policy Act),处置库的选址工作,确切说是两个处置库的选址工作便展开了。
 
早期备选地点分别位于德克萨斯州、华盛顿州和内华达州。显然,这个考察结果政治意味十足(科学论证也许只是一部分而已)。美国大多数的核电站都位于密西西比河以东,所以说将大量核废料从美国大陆的一边运到另一边,无论从风险还是从运输成本角度来看,都是说不通的。
 
美国曾有一段时间考虑将第二座处置库建在东部地区,也就是新罕布尔州。不过,这一提案遭到了当地居民和政治团体的强烈反对。最终,因为共和党控制之下的参议院希望扶持一些不得民心的议员参加复选,这个提案也就不了了之了。
 
1987年,美国国会选定内华达州沙漠腹地的尤卡山作为处置库的所在地。该决定被人讽刺地称为“恶整内华达”法案。这项决议的决策过程并没有公开,人们只知道它是一份长达2100页的主要支出法案的一部分。
 
对此内华达州做出了反击,认为这侵犯了内华达州对其自身经济与环境的处置权,并且表示有权利决定是否同意联邦在州际所立的项目。此外,内华达州的科学家认定当地的地理环境不稳定,从一开始就不符合要求。
 
而且这个地区也是西部肖肖尼族人心目中的圣地。不过这些说法都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前面提到过,这是个政治意味十足的决定,最终也应该靠政治力量解决。来自内华达州的参议院哈利·瑞德(Harry Reid)成为了当时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作风强势的他最终推动否决了尤卡山处置库计划。
 
30多年过去了,美国政府在该计划上已经花费了至少110亿美元,可是尤卡山项目还只是地面上的大空洞而已,就好像为这个尚未解决、可能也无法解决的放射性核废料问题竖起的一块墓碑一样。2010年,奥巴马政府彻底废除了尤卡山处置库计划,并于2011年4月发出了正式公告。该项目若按照原计划进行,至少要花费960亿美元。
 
因此,目前美国所有商业核电站产生的高浓度放射性废料仍然储存在核电站内,即便有些核电站已经停止运营。有些反应堆厂房可能已经不在了,但是废料处置罐仍然还保留着。人为破坏、袭击、核泄露甚至自然灾害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这些处置罐面临的危险不容小视。
 
如果说一开始为核能开了绿灯是一个错误的话,那么,在缺少长期的安全和管理措施的情况下,决定继续制造出更多的核废料则无疑是错上加错。
 
这些高浓度的放射性废料要至少先在核电站内的燃料池中存放五年,冷却后才能被最终送往干燥的存储区。由于燃料池完全裸露在外,而且其中容纳的物质放射性远高于反应堆堆芯。因此,一旦遭遇事故或受到袭击,其风险要远远高于反应堆堆芯熔化造成的核泄漏风险。
 
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之后,如果所有的乏燃料全部泄露,那么包括东京在内,日本全国至少要疏散5000万人。
 
一切都是徒劳
 
自1983年开始,美国核电企业每年都要向能源部支付7.5亿美元,用于运输移除乏燃料。然而到了2010年3月,这些废料却还是没得到任何处理。于是核电厂所有者及游说团体美国核能研究所决定诉诸法律。最终奥巴马政府下令,从2014年5月开始停止征收该项费用。
 
尤卡山方案遭到否决之后,奥巴马政府成立了美国核未来蓝带委员会,希望找到处理废料的答案。整个进程持续将近两年了,但是仍然没有取得任何新的实质性进展。
 
把问题留到最后
 
蓝带委员会最终给出了一份名为“合并临时储存(CIS)”的提案。不过这其实也是一个拖延战术,他们并没有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合并临时储存”就好像临时停车——先在中途检查站临时停靠一下,同时继续寻找最终的卸货地点。印第安原住民保护区有可能再度面临威胁,而且鉴于这些地区落后的经济状况,他们很可能会“主动请缨”。
 
尽管尤卡山计划已经被取消了,但是美国能源部还是没有放弃建立永久性地质处置库的想法。他们希望借助“同意选址”这一流程,找到自愿接受临时和永久存储放射性废料的地点。
 
2016大选带来影响
 
根据美国能源部的说法,“根据‘同意选址’这种方式,能源部将与有兴趣参与这项核废料综合管理系统建设的当地居民、部族政府和州政府进行合作”。而这种“兴趣”到底能换来多少经济补偿,目前还无人知晓。
 
“尤卡山”很有可能会再次成为核废料存储地。当年强势的参议院瑞德即将退休。如果共和党赢得11月的大选,那么这件事肯定还是要继续讨论。
 
糟糕方案中的最佳选择
 
可是,还有一个美国政府和能源部从未考虑过的方案。这个方案叫做“加强现场储存”,简称HOSS,就是将乏燃料留在核电站内特制的长期耐受型干燥储罐中,外表覆盖混凝土、钢筋和砂砾混合而成的保护层,以便应对潜在的严重袭击(比如反坦克导弹或者飞行器撞击)。
 
“加强现场储存”方案得到了全美50个州的200多个反核组织的强烈支持。不过他们并没有把HOSS当作最终的解决方案,但是至少目前来看也是所有“最坏的方案中是最好的一个”了。
 
尽管经过了多次的民众请愿、国会听证和演讲,最终“加强现场储存”还是被排除在了备选解决方案之外,而放射性核废料也在源源不断的产生着。
 
 
翻译:Estelle
话题:



0

推荐

中外对话

中外对话

2591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中外对话”是世界上第一个中英双语环境网站,以报道、讨论中国环境问题为中心,为国内外不同观点交流碰撞提供平台。我们认为,中国面临的气候变化、物种消亡、污染、水资源匮乏、食品安全等问题同时也是全球公众面临的挑战,而应对这些挑战需要全世界达成共识、共同努力。https://www.chinadialogue.net/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