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埃里克·索尔海姆:中国“一带一路”建设应遵循更高标准

埃里克·索尔海姆:中国“一带一路”建设应遵循更高标准

2021-01-05

高白羽

 

世界资源研究所高级顾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前执行主任索尔海姆认为,中国应在海外投资中逐步淘汰煤电并采用更高的环境标准。

 

连接中国昆明和老挝万象的中老铁路施工现场。图片来源:Huang Zongwen / Alamy

 

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埃里克·索尔海姆(Erik Solheim)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国度过。这位世界资源研究所(WRI)高级顾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前执行主任参加了“一带一路” 绿色发展国际研究院的开幕式,并访问了浙江和深圳,感受当地低碳发展的脉搏。

 

埃里克·索尔海姆(Erik Solheim),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前执行主任。图片来源:Global Landscapes Forum, CC BY-NC-SA 2.0)

 

索尔海姆说,他的这次中国之行发生在一个特殊的时刻:习近平主席刚刚于九月承诺中国将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另一方面,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力求使美国成为全球气候行动的领导者。欧盟与中国正密切对话,以求在其极具雄心的绿色新政与中国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行动中找到契合点。“现在是最有利的时刻。我相信如果中国、美国、欧洲、非洲和其他国家能共同努力,将会取得很多成就。”他在北京接受中外对话访问时表示。

 

在其担任执行主任期间,环境署就与中国生态环境部合作成立了“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当时围绕这一合作还不乏争议,但走上新岗位的索尔海姆在担任WRI和中国政府高级顾问后还是坚持将这一议题作为自己的关注焦点。

 

他此行的主要成果之一是公布了一套由他牵头编制的中国海外投资环境分级分类体系,为中国“走出去”过程中的项目绿色化提供指引。在访谈中,索尔海姆倡议停止海外煤炭融资,并主张对“一带一路”沿线项目采取更严格的标准。

 

为清楚起见,访谈内容经过简单编辑。

 

中外对话(以下简称“中”):您为何倡议绿色的“一带一路”?

 

埃里克·索尔海姆(以下简称“索”):因为这是我们这个时代迄今为止最大的投资计划。当前“一带一路”投资中煤炭的比重过大。但如果将重点转向风能、太阳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那么“一带一路”倡议将有巨大的潜力为世界做出积极的绿色贡献。

 

中国是绿色能源生产的第一大国。在电动公交、电池和高铁等技术领域也处于领先地位。中国的许多技术以及环境保护最佳实践可以推广至 “一带一路”沿线其他国家,例如浙江的河长制和内蒙古防治沙漠化的经验等。

 

此外,“一带一路”倡议不应局限于中国的经验。我们可以分享“一带一路”沿线其他国家的经验,例如新加坡的绿色实践。

 

中:何谓“绿色”一带一路?有可以遵循的具体标准吗?

 

索:习近平主席曾多次表示,“一带一路”应该是绿色和清洁的。它应该采用最高的国际标准。与欧盟国家就这类标准展开紧密合作非常重要,因为它们在绿色能源、绿色基础设施、绿色城市发展和绿色供应链等领域非常先进。

 

但首先,从煤炭转向可再生能源至关重要。中国可以停止海外煤炭融资,并获得国际社会的信任。最近,日本和韩国均承诺限停海外煤炭投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行长金立群近日重申该行不会投资煤炭。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进步。我非常确定,中国将在短期内停止海外煤炭投资。

 

 

停止煤炭融资应被视为绿色产业投资的契机。如果大力投资太阳能、电动汽车或蓄电池技术,那么不仅可以为中国创造大量就业机会,而且可以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就业。

 

其次,中国现在正在建立的中巴经济走廊和中缅经济走廊等区域合作非常好,我们需要与世界互联互通。但与此同时,中国在这些“走廊”中的基础设施投资需要在保护野生动植物和生态方面承担足够的责任。

 

最后,我想谈一谈价值链。我们已经看到许多雨林遭到破坏,这通常与棕榈油、牛肉、大豆或木材的生产有关。由于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因此是改变这些价值链的核心所在。我们应该探索如何构建绿色、负责任的价值链。

 

中:中国是否应该现在就停止海外燃煤电厂的建设?

 

索:中国应逐步停止对海外燃煤电厂的投资。众所周知,淘汰煤炭需要时间,但如果继续投资煤炭,那么将在未来20年或更长时间内将煤电锁定在东道国的能源系统中。

 

12月1日在北京启动的“一带一路” 绿色发展国际研究院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中国投资者提供支持和平台。它的服务对象是那些从事可再生能源融资的银行和金融机构,以及所有有志于进行绿色投资的公司。

 

中:中国发布了许多“一带一路”绿色发展的指引和政策,但都因缺乏执行手段而饱受争议。您对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有何建议?

 

索:我毫不怀疑中国解决这个问题的能力。如果中国能在脱贫行动中取得如此显著的成绩,那么我相信中国也可以以同样的决心实现绿色“一带一路”。我们看到,在习近平主席宣示中国将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后,各行各业都行动起来。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转变。

 

中:中国应如何更好地将2060年碳中和目标与“一带一路”倡议联系起来?

 

索:中国已经在国内许多地区采用了严格的环境标准,对待海外投资也应一视同仁。

 

例如,回想十年前的北京,那时候的空气污染是多么严重和可怕。但是现在,在中央政府和北京市政府付出的巨大努力下,情况已大大好转。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投资时,也应复制中国国内严格的空气质量标准。

 

中:作为明年在昆明举办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的东道国,中国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更好地保护“一带一路”沿线的生物多样性?

 

索:中国现在正在划定生态红线,保护人口集中地区周边脆弱的自然环境,而不仅仅是偏远山区的荒野。如何保护人类活动频繁地区的自然环境是中国目前重点研究的课题,目标是将四分之一以上的国土面积纳入生态红线范围。这是一个极具雄心的国内目标。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完全复制这个模式,因为它具有中国特色,但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仍然可以受到启发,并在土地利用规划方面做出类似的努力。

 

 

翻译:BAIHUI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