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伊恩•塔克

2012年2月27日

生态学家大卫•鲍曼告诉伊恩•塔克,甘巴草是澳大利亚多次草原大火的罪魁祸首,而引进大型食草动物便可以阻止甘巴草的蔓延。这场辩论也正如火如荼。 

大卫·鲍曼是塔斯马尼亚大学植物科学学院的环境生物学教授。今年2月2日出版的《自然》杂志上刊登了他撰写的《环境保护:把大象带到澳大利亚?》。他在文章中提出,应该将大象等大型食草动物引入澳大利亚,以控制该国猖獗的草原火灾。甘巴草等外来植物肆虐致使澳大利亚火灾面积扩大,灾情更加严重,这种现象有时也被称为“草火循环”。

伊恩·塔克(以下简称塔):在澳大利亚的生态系统中引入大象这个想法乍一听真的很极端,您真的认为这个主意有其合理之处吗?

大卫·鲍曼(以下简称鲍):澳大利亚的生态系统状况很糟,生态学家和史前学家都在就此进行激烈的争论。我们知道在大约四万年前,当人类第一次占据澳洲大陆的时候,包括很多有袋动物、大型鸟类和爬行动物在内的一大批物种惨遭灭绝。想象一下把非洲生态环境中的所有动物全部赶尽杀绝,剩下的就是当时的澳大利亚。

塔:然后欧洲人引进了一些物种……

鲍:来到澳洲大陆的欧洲人并不知道曾经有一群巨型动物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他们看到的只是一大片绝佳的牧场。他们带来了羊和牛,而狐狸和猫等引进物种逃脱了人类的控制成了野生动物。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许多小型的本土动物相继绝种,但我们引进的很多新物种繁衍得非常好,比如骆驼和水牛。这些完全是特例;那时根本没有生态工程学——事情只是就那样发生了。

塔:您是不是说甘巴草是外来物种,所以就需要另一个外来物种来控制它?

鲍:大多数外来植物都是澳大利亚政府尝试提高牧场产量时引进的。政府派出的官员在西非发现了这种名为“甘巴草”的植物;他们觉得:“太棒了!这种草体积大、根系深而且生长得这么茂盛。”于是他们开始做实验,一来二去甘巴草就逃到了野外。野草往往一开始很不起眼,但是有了机会就一鸣惊人。甘巴草“一鸣惊人”的时候我还住在北部地区。我1999年在一篇文章里说,接下来的20年我们就能知道这种野草是不是会疯长,事实也已经证明甘巴草的确很疯狂。有的科学家曾预计,它将占据澳洲大陆超过5%的土地。或许我们可以把它比作野草里的蔗蟾蜍(蔗蟾蜍有毒,是1935年为了控制澳大利亚甘蔗上的甲虫从夏威夷引进的。蔗蟾蜍迅速扩散到澳大利亚各地,对多个本地物种有害。——编者注)


 塔:也就是说作为食草动物饲料引进的甘巴草成了祸害,就得找一种大型食草动物来控制它?

鲍:我的建议虽然可能引起争议,但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甘巴草是一种来自非洲的大型禾本植物;或许唯一能控制它的就是一种非洲的动物。像喷洒除草剂这样的传统办法收效甚微。
 

更多内容请看中外对话网站:

http://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how/single/ch/4784-Elephants-for-Australia- 

 

 

话题:



0

推荐

中外对话

中外对话

2591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中外对话”是世界上第一个中英双语环境网站,以报道、讨论中国环境问题为中心,为国内外不同观点交流碰撞提供平台。我们认为,中国面临的气候变化、物种消亡、污染、水资源匮乏、食品安全等问题同时也是全球公众面临的挑战,而应对这些挑战需要全世界达成共识、共同努力。https://www.chinadialogue.net/

文章